首页 新闻 情感

年糕里年味儿浓

2017-02-03 09:21 驻马店网 xmx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 潘玉毅年糕寓意“年年高”,是我们这里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中国人过年过节总要讨个好彩头:“年糕年糕年年高,今年更比去年好。”于是,年糕

□ 潘玉毅

年糕寓意“年年高”,是我们这里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中国人过年过节总要讨个好彩头:“年糕年糕年年高,今年更比去年好。”于是,年糕成为流行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旧时在乡下,人们过年一般都会自己做年糕。做年糕的时候年味儿特浓,三五户要好的人家聚在一起,大人们轮番上阵,挥舞着大铁锤在石臼上反复捶打米粉团,等到火候够了,就做成条形的年糕。孩子们最是心急,年糕还没成形,就想抓着吃,还央求大人做成各种动物的形状。每当这时,就算平日里再严厉的父母也会一团和气,一边依着孩子的要求,一边说:“吃年糕,年年高。”腾腾的热气里,氤氲着过年的味道。

后来有了机器,纯手工打年糕的场景就不多见了,但是一些手工的工序依旧保留了下来。临近年关,大人们将稻米装在箩筐里,用手推车推着送到做年糕的作坊,经过磨、蒸等简单工序,洁白如玉、光滑润口的年糕就做好了,偶尔做年糕的师傅也会按照客户的要求,用年糕印版压成“五福”、“六宝”、“如意”等字样,专为谢年或者祭祖用。

就像过年绕不开吃的话题一样,同样离不开年糕。在很多人眼里,吃了年糕方是过年。年味儿总是围绕着舌尖打转。如今,年味儿淡了,过年已没有旧时热闹的景象。但是,不管年岁再怎么变迁,年夜饭上吃年糕仍是一个保留节目。就连过年祭祀,年糕也是少不了的一道菜。同样,放年糕炮、切年糕片,每一个跟年糕有关的“词汇”都珍藏着我们童年的回忆。

当然,纯吃年糕味道总是有限,倘若可以加上不同的佐料,味道就会变得丰富了。年糕的做法有很多种,俗话说:“糖炒炒,油爆爆,吃得嘴角生大泡。”年糕可以蒸、可以煮、可以煎、可以炒,咸甜皆宜,且不同的做法有不同的口感,小孩子的吃法尤其多,甚至会把年糕用火煨了来吃,常吃到一嘴的灰。

其实,仅炒年糕这一种就有糖炒年糕、蟹炒年糕、咸菜笋丝炒年糕等不同口味儿。不过,最有名也最美味儿的当属荠菜炒年糕了。关于荠菜炒年糕,有两句谚语我们这边妇孺皆知:“荠菜炒年糕,越吃越醪糟(音译,嘴馋)”、“荠菜肉丝炒年糕,灶君菩萨伸手捞。”立春前后的荠菜最是新鲜,年糕也刚刚出炉,再经过巧手烹制,青、白两种颜色相得益彰,好似春临人间,味道自然美在其中。

年糕不仅能当主角,当配角也一样出色。在“划了蛋年糕”(音译)里,年糕与水包蛋互相为对方当绿叶,从而成就了既可以当点心又可以当早饭吃的这道美食,吃客只需轻轻咬上一口,蛋嫩得能流出黄来,年糕糯得能柔软了你的心。以前,女婿上门时,这是丈母娘的必备点心。另外,由年糕作辅料的年糕饺也很有名。每年年前的一段时间,现打的年糕趁其软糯,揉成团、碾成皮,加上豆酥糖或者咸菜、干菜之类的馅儿,包成饺子的形状,边上细细地捏一圈褶子。只要蒸熟了端上来,就是一道上好佳肴。

年糕之所以成为美食,其做法也很多。有时候想想,我们之所以钟爱美食,不只是因为美食的美味儿,还因为它包含着更复杂也更柔情的东西。对很多人而言,一道美食代表着一缕乡情。我在西安读书的时候,就常去一家年糕店,有时吃店主做的,有时自己动手做,那是一种萦绕心里的思乡情切。

责任编辑:xmx

(原标题:驻马店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