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新闻 情感

一次盛情“敬菜”的尴尬

2020-06-16 10:20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徐明霞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媳妇、母亲、婶子都上了桌,主要是客人中不但有岳母,还有媳妇的大娘、堂嫂、姊妹等,女主人上桌作陪也是情理之中。在母亲又一次趁媳妇的堂嫂子不注意,把一勺鸡肉倒入她碗中之后,媳妇的堂嫂子当场把碗放下:“不吃了!”

在豫南淮河岸边的老家有一个习惯,家里来了客人,不光敬酒,还要敬菜添饭,而后面这个待客的礼数主要是针对女客人。因为女人整天忙前忙后地操持家务,家里来了客人,好菜好酒端上桌一般都是男人吃,女人则在厨房里吃一点残汤剩菜,再者女人比较好面子,在席桌上相对谦让客套些,所以女人如果到哪家走亲戚,若这家主人大方体贴的话,一定是要盛情地给她们敬菜添饭的。

那年秋,我新婚没多久,媳妇那边的娘家人来认亲,第一趟登门的贵客招待怎能不隆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哪位腰里挂着一个BB机就算是一个相当有身份的人了,哪还有什么手机之类的通讯联络工具?一些殷实的家庭顶多安装一部固定电话。而当时对于我这个“住着泥巴墙破瓦房,在乡(指乡政府)是个编外(临时工)郎”自卑心特重的人来说,固定电话、BB机这些做梦都不敢想。

贵客在提前没有任何音信的情况下突然造访,让父母又惊又喜又愁,热情地招呼客人在堂屋坐下后,父母开始犯愁,当地集市不逢集,上哪筹菜呢?母亲忙开了,先到西院的舅爷家,看看昨天逢集他们家里是不是买的有什么好菜,结果只借了一大碗切成面条状的干千张,还有半碗炕好的小鱼;又一刻不敢耽搁地到一个吴姓邻居家看是不是有什么能“捞摸”的,结果也是两手空空。在厨房里,母亲小声问,大背集的,这可咋办?父亲说,这门亲戚是头一次踩咱家的门槛儿,今晌午要端不出一桌像样的菜,说出去了人家还不撅(方言:骂)人?算了吧,我骑车子到罗山买吧,开饭晚一点也得搞得像模像样。说完,到堂屋与客人招呼几句,推着扎在堂屋门南边的自行车跑出去,腿往车子上一跷飞也似的上路了。

罗山县城离老家的直线距离有近30里的路程,那时河上无桥,必须得经过附近的埠口乘船到对岸然后方能到达。

家里,媳妇和母亲也忙起来,准备杀只鸡。只见她们拿着一个长竹耙子撵了好一阵儿也没按住一只公鸡,还惊得一群母鸡“咯咯”乱报警。无奈之下,窝里一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被母亲蹑手蹑脚地捉住推上了“断头台”。

临近中午,父亲蹬着车子带着大包小兜的食材赶了回来,细密的汗珠不断地从他的额头上沁出。“赶快帮忙弄!”他向已经赶来帮厨陪客的婶子和小叔吩咐着。择菜的、清洗的、剁肉的、烧锅的、掌勺的……众人动手,忙活了将近两个小时,十几道丰盛的菜肴终于端上了餐桌。

媳妇、母亲、婶子都上了桌,主要是客人中不但有岳母,还有媳妇的大娘、堂嫂、姊妹等,女主人上桌作陪也是情理之中。席间,母亲一次次站起身用勺子把鸡、肉、鱼等自认为上好的荤菜往客人面前的碗里放,有时让得像打架一样。我不止一次地提醒:“妈,别老是硬给人家让,也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吃。”

“人家怕拐(方言:害羞),不敢老用筷子叨(方言:夹),回去了要是吃不饱呢也落个走亲戚了?”母亲这样回我。

在母亲又一次趁媳妇的堂嫂子不注意,把一勺鸡肉倒入她碗中之后,媳妇的堂嫂子当场把碗放下:“不吃了!”

“妈,不叫你乱让了,你也是。”

妈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像是做错了什么似的,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责任编辑:徐明霞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