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文化 文化资讯 文化风采

现代豫剧《樊粹庭》—— 用梆子腔歌唱“现代豫剧之父”

2020-12-03 08:49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闫继华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总之,樊粹庭、“樊戏”、狮吼剧团,给豫剧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也给河南和陕西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戏曲文化资源,也可以说是一部宝贵的“樊戏学”。

豫剧《樊粹庭》剧照。

豫剧《樊粹庭》剧照。

文/图全媒体记者 郭建光

“学习先贤承遗志,天下苍生凝笔端。那些推车的、担担的、扛犁的、扬鞭的、箍漏锅的、卖蒜的、升起火炉打镰的,为他们唱,为他们演,心与他们紧相连……”谈起豫剧《樊粹庭》的唱词,我市著名剧作家、该剧编剧张毅脱口道来。这字字句句发自内心的唱词,塑造着现代豫剧之父樊粹庭的鲜活形象。

11月30日晚,伴随着2020(第九届)黄河戏剧节在我市开幕,由驻马店市演艺中心推出的现代豫剧《樊粹庭》在驻马店国际会展中心精彩亮相。

该剧艺术地再现了驻马店遂平籍豫剧作家、改革家和教育家,被称为“现代豫剧之父”的樊粹庭“爱戏、爱国、追求真理”的光辉人生,在挖掘驻马店历史文化资源的同时,展示了驻马店艺术生产的整体实力,对宣传驻马店鲜明独特的历史文化将发挥积极作用,对于传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戏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豫剧《樊粹庭》以樊粹庭在日军侵华、国难当头之时组建狮吼剧团为背景,以樊粹庭宣传民众抗日、募捐抗敌经费为主线,撷取了樊粹庭创作和改编新戏的故事情节,融入了樊粹庭的感情经历和家庭生活,展现了樊粹庭为国为民,敢于担当、勇于改革、顽强拼搏、曲折而又传奇的一生。

编剧张毅 28稿倾注无数心血

现年74岁的张毅老而弥坚,尽管饱受糖尿病的困扰,可是谈起由他执笔编写豫剧的《樊粹庭》,一幕幕过往历程如数家珍,似乎都刚刚发生。

“2013年,我有一部戏在省城获得一等奖,随后河南大学的张大新教授找到我,想让我写部关于樊粹庭的戏曲剧本。”张毅老师回忆道,当时张大新教授转给他270万字的素材,其中有樊粹庭先生的回忆录,更有先生写的剧本,刊登樊戏的报纸、来往的书信等。

“当时河南大学准备拿着这个剧本自己演出,因为樊粹庭先生毕业于河大,与河大有着很深的渊源。”张毅回忆,等到他写好拿给专家提出修改意见再次润色修改后,因为经费原因,这个戏一直没有剧团承演。

一晃几年过去了,目前我市开发关王庙戏曲小镇,建立樊粹庭纪念馆,为《樊粹庭》剧本带来了生机与活力。

“每一个唱词,每一个角色,都融入我满腔的心血与汗水。我就把自己当成剧中人物,依据历史事实,力求把每一个人物写活。”反复打磨,共改28稿,视力下降的张毅老师坚持着,为着挚爱的戏剧事业孜孜不倦。

张毅告诉记者,为何说樊粹庭是“现代豫剧之父”,是因为当时河南流行三大地方剧:梆子戏、罗戏、卷戏。原本梆子戏在乡村演出,条件简陋,没有编剧、导演、化妆等。为了让梆子戏登上大雅之堂,樊粹庭到北京吸纳京剧的精粹,将梆子戏里很多唱词一一甄别,摒弃其中的粗俗部分,最终达到雅俗共赏的目的,从而给豫剧注入强劲的新生动力。

走近“现代豫剧之父”樊粹庭

樊粹庭(1905~1966),原名樊郁,河南遂平人,著名豫剧作家、改革家和教育家,被称为“现代豫剧之父”。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陕西分会副主席、西安市文联副主席、西安市委员会常委、西安市人民代表会议代表等职务。1929年毕业于河南大学,文学硕士。他酷爱京剧,在校期间组建国剧(京剧)队,自任队长,并粉墨登场。1934年创办豫声剧院,自任院长、编剧和导演,并与豫剧皇后陈素真大师共同改革豫剧的表演、音乐、服装及化妆。

1935年开始编写剧本,在20余年中创作、改编剧本58部,樊粹庭的多数剧作结构严谨、情节曲折、手法新颖,思想内容比较健康、进步,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作为剧作家,他一生共创作剧本37个,改编剧本20个,其中最著名的有四大悲剧:《涤耻血》《三拂袖》《霄壤恨》《义烈风》;四大喜剧《洛阳桥》《凌云志》《女贞花》《柳绿云》;四大历史剧《王佐断臂》《水工郑国》《宋景诗与武训》《再生铁》;四大神话剧《红珠女》《劈山救母》《金山寺》《雷峰塔》。作为导演艺术家,他是豫剧的第一位专业导演,既是学者型又是专家型,敢于借鉴,勇于创新,追求大俗大雅,文武双美。

樊粹庭也是戏剧教育家、剧团管理家,从1934年创办开封豫声剧院,到1941年的西安狮吼儿童剧团,再到解放初期的狮吼剧团新生部,先后办训练班8次,培养出优秀人才数百人,尤其是不惜重金聘请高水平的名家执教,这在当时的一般剧团是很难做到的。

张毅表示,从樊先生的戏剧思想和一系列的戏剧实践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他的一个总目标,就是一切为了豫剧改革,他的最有戏曲文化史意义的贡献就在于对豫剧的改革。正是由于改革,使豫剧由艺人豫剧向文人艺人结合型方面转换,为豫剧开创出了一种新的文化模式;由于改革,豫剧结束了只有表演没有剧本的时代;由于改革,传统豫剧向现代豫剧转换,为豫剧开创了第二传统;由于改革,豫剧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地方戏中狮吼而起,独树一帜。总之,樊粹庭、“樊戏”、狮吼剧团,给豫剧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也给河南和陕西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戏曲文化资源,也可以说是一部宝贵的“樊戏学”。

樊粹庭弟子回忆师徒情

今年夏天,樊粹庭的几名弟子千里迢迢来到驻马店市,探寻樊先生出生的地方,回忆与师傅生前的点点滴滴。

记者随同采访,记得8月27日上午,在樊粹庭纪念馆,樊粹庭的得意弟子、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潘雪芬指着一张黑白照片中的一个女孩激动地说:“这个就是我。这是樊先生创办‘狮吼儿童剧团’在朝鲜演出时拍的。这些年来,樊先生一直活在我心中。今天,我们有幸来到樊先生出生的地方,看到建有樊先生纪念馆、设置的樊粹庭街道以及樊粹庭铜像,我们为樊先生感到欣慰!”

听完潘雪芬这番话,同为樊粹庭弟子的陈素英、黄玉珍、杨瑞武等老人禁不住鼓起掌来,纷纷表示这番话代表他们此行的感受。

潘雪芬回忆,她和姐姐一起被父亲领着找到樊先生拜师,樊先生表示老大可以留下,小的牙还没长好就不收了。潘雪芬当即表示,自己会很多表演,并现场为樊先生演出了两段。看着眼前这个机灵的丫头,浑身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樊先生同意她留下来试一试。

“这一试就是一辈子。”潘雪芬回忆,由于自己的童子功好、不怕吃苦,樊先生不断发掘她身上的优点,让她扮演武小生,演着演着自己就对武生更加着迷。“我记得学习其他剧目的扫堂腿,怎么也学不会。樊先生就对我说,练烂20双鞋就学会了。他还奖励我三双棉袜,想着老师对自己的厚望,就勤奋练习,终于练会了。”潘雪芬说。

“没有樊先生就没有我陈素英。”85岁的陈素英回忆,樊先生敢于对豫剧进行革新,他开创性地在音乐、戏曲创作等方面为后人指明方向,甚至全国的戏曲同行都为此受益。“排练樊先生的戏时,每一个动作,每一处细节都要精益求精,不达要求不收兵。”陈素英表示,很多其他剧种的剧本经过樊先生改动,内涵更加深远,演员表演起来更加精彩动人,观众更加愿意看。

11月30日晚,驻马店国际会展中心演艺厅内灯火辉煌,戏剧名角云集。在驻马店市演艺中心全体演职员共同努力下,历时近一年的时间修改、加工排演,由张毅编剧,张平执导,盛红林、刘雯卉、牛洪涛、寇玉治等领衔主演的大型现代豫剧《樊粹庭》精彩上演。

“河南讴,靠山簧,草台班子串四乡。革弊制,调宫商,中原汉卿铸华章。醒狮怒吼震天响,国难当头挺脊梁。戏为百姓演,戏为百姓唱。黄河水激起千层浪,荡气回肠梆子腔。”伴随着这铿锵的主题曲,大戏开演。

如潮的掌声雷动,大戏直扣人心。

作为樊粹庭的故乡,驻马店正秉持着樊先生的革新精神大跨步前进!

“河南省豫剧之乡”“河南省戏曲之乡”的美名不虚传,各种剧种都在此扎根开花。梨园繁花似锦!

责任编辑:闫继华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