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文化 文化资讯 文化风采

我家的“人世间”故事丨往事也可回首(刘成安 刘红军)

2022-04-10 09:11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杨姗姗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玉山公社卫生院领导给我发了一个保健箱、一台听诊器和一套针灸针等医疗器械,把我分配到玉山公社高竹园村联合诊所工作,当时玉山街李更医生(现玉山居委会卫生室医生)的祖父在高竹园村联合诊所当所长,裴楼村刘毛蛋(现玉山镇卫生院医生)的爷爷在联合诊所当医生,联合诊所的医生还有初徐村的...

我叫刘成安,家住驻马店市遂平县玉山镇刘庄村,是一名老党员,赤脚医生,退伍军人。我于1949年1月出生,因家境困窘,断断续续地完成了初等学业,我先是在玉山公社郝庄学校读高小,高小毕业后考入玉山公社初中,1964年春季初中毕业。1964年至1965年,我在遂平县防疫站上了两年卫校,主要学习西医。卫校毕业回玉山公社医院实习,实习结束经考核合格,领取了县里统一发放的医生资格证(后遗失)。

玉山公社卫生院领导给我发了一个保健箱、一台听诊器和一套针灸针等医疗器械,把我分配到玉山公社高竹园村联合诊所工作,当时玉山街李更医生(现玉山居委会卫生室医生)的祖父在高竹园村联合诊所当所长,裴楼村刘毛蛋(现玉山镇卫生院医生)的爷爷在联合诊所当医生,联合诊所的医生还有初徐村的南溜镜和高竹园村的王华亭。1969年,按照上级精神,联合诊所取消,几名医生各回各村,我带着分配的中西药品及医用器械回到老家刘庄村医务室工作。

我于1970年冬应征入伍,在某空军后勤部队任卫生员5个年头,表现出色。1975年夏返乡后,我继续在刘庄村卫生室工作直到1982年。1982年组织安排我去村供销社工作。后来供销社改革,我回家务农。

入伍前的1969年,脑膜炎在我们刘庄村流行,全村有20多人受到感染。我快速跟踪诊断,果断用药,并积极上报疫情,送他们去公社卫生院继续治疗,后来他们全部康复出院。没有一例漏诊、误诊,受到当时的玉山公社通报表彰。

1975年,我退伍回村不久,我村大刘庄组村民陶更的儿子陶书元出生4天,高烧不退,严重时达41.9度,孩子一度抽搐,昏迷,孩子父母焦急万分,不知所措!我立即赶到他家问诊,诊断分析为重感冒,当即用了氨基比林和小儿退热片。为防万一,我夜晚就住在他家,一边安慰陶更夫妇情绪,一边小心监测孩子病情,不断采用温水毛巾擦拭,用酒精棉球擦前心、后背、手掌心、脚心等,一天一夜后,小孩体温恢复正常,神智恢复清醒,各种症状消失,我才放心离去。

如今的我,年逾古稀不忘初心。前些年我在村里担任村民监理委员会委员,平日里在村里义务值班、护树护路、修剪花木、清理垃圾。2020年春节期间,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作为一名71岁的老党员,主动找到村党支部书记李松林同志,要求参加疫情防控。于是,我坚持在村卡点义务值班一个月才被强制回家休息,并为疫情捐款500元。这些年我还时常受邀义务为街坊邻居送医送药、打针输液,忙哉乐哉,为乡村振兴做力所能及的贡献。

人生数十载,弹指一挥间。乡村医生行医经历的点点滴滴,至今历历在目。不觉数十年过去,每每想起,感慨万千!如今的我已73岁,我领着乡村退伍军人的补贴,我老伴领着乡村教师补助,儿女均已成家立业,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全家感受着党和政府的温暖。

(记录者单位:驻马店市遂平县教育局)

责任编辑:杨姗姗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