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文化 天中文化 文学

吃鸡蛋

2022-05-11 08:51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张远征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我妹妹爱荣,鸡蛋放的时间倒是最长的,但等她拿出来要吃的时候却哭了,因为鸡蛋已经放馊了。有一年秋天,我家修房屋请了几个泥工师傅,为招待他们,母亲煮了5个鸡蛋做菜,可是还没等母亲动刀切,就发现少了两个,急得母亲直冒汗。

□ 王卫中

我爱人哄孙子吃鸡蛋,说:“现在有鸡蛋你们还不吃,我们小时候,别说吃鸡蛋了,吃蛋壳都没有……”爱人的絮叨,倒牵出了我许多思绪。

现在看来,吃鸡蛋很平常,可是如果时光倒流50年,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50年前,有一次老家村里的鸡得了鸡瘟,整个村里几十户人家只剩下二三十只鸡,我家只幸存了两只。为了过端午节,我家从年初就开始攒鸡蛋,除了来客,不能随便吃鸡蛋。那时,我家有12口人,有爷爷、父亲、母亲、叔叔、婶婶、我兄妹4个和3个堂兄妹。那年我十二三岁,为盼望端午节能吃上鸡蛋,掐指数日,总感觉时间过得太慢。那年端午节,适逢星期日,早晨我和弟弟、妹妹谁也不肯离院门一步,还不时地到厨房里看了又看,焦急等待着吃鸡蛋。过了一会儿,我母亲把锅烧好了。“鸡蛋煮好啦!鸡蛋煮好啦!”我们兄妹几个高兴地在院里又喊又跳。

鸡蛋煮熟了,分鸡蛋的事可把我母亲难住了。全家12口人,总共不到30个鸡蛋,咋分呢?每人2个还剩下几个,每人3个又不够,怎么办呢?还是我爷爷有高招,掂起菜刀把鸡蛋切开才分得均匀。我们兄妹几个各一份,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

可是,谁也舍不得一次吃完,唯恐别人吃时,自己没有了馋得慌。于是,我们兄妹几个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收起来,东藏西塞,以防被别的孩子偷吃了。我妹妹爱荣,鸡蛋放的时间倒是最长的,但等她拿出来要吃的时候却哭了,因为鸡蛋已经放馊了。

我小时候,鸡蛋是许多农家唯一的财源。没盐吃,拿几个鸡蛋上街卖了买盐;没煤油点灯,再卖几个鸡蛋;没鞋穿,也拿十来个鸡蛋卖了,买尺布做双鞋;就连学生买文具也同样用鸡蛋换……

鸡蛋还是招待客人的上等菜。有一年秋天,我家修房屋请了几个泥工师傅,为招待他们,母亲煮了5个鸡蛋做菜,可是还没等母亲动刀切,就发现少了两个,急得母亲直冒汗。经爷爷严厉“审讯”,发现是两个弟弟偷吃了,于是每人挨了两巴掌……

“好啦,别说了,天天说你们那时候的苦日子。”八九岁的大孙子打断我的话说,“那是啥年代,现在啥年代。”

爱人说:“如今时代发展了,生活富裕了,可也得珍惜呀,不能挑这捡那,要好好过日子呀!”此话蕴含哲理,我又品味良久。

责任编辑:张远征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