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文化 天中文化 文学

父母爱情

2022-05-11 08:51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张远征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母亲发现后总会生气地数落父亲,有时候话说得很难听,父亲也不生气,只是呵呵地笑着,劝母亲别生气。我的哥哥初中没毕业不想念书了,父亲、母亲不同意,但哥哥铁了心,无论怎样都不再去学校,母亲气得打了哥哥一顿,父亲也少有的发了脾气。

□ 赵丽蓉

父亲算是个读书人,尽管没读过大学,但能写会算,且性格温和、气质儒雅。母亲是伴随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女秀才”,她是一个粗线条的人,说话高声大嗓,做事风风火火。小时候,我觉得母亲脾气坏,我们兄妹几个都怕她,跟父亲更亲近。可是父亲总对我们说母亲是个有本事的人。

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部分农村人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尤其是我家,父亲在村里担任会计,4个孩子年龄小,干农活挣口粮的担子几乎落在母亲一个人肩上。后来父亲不再任职,但身体不好,母亲不许他干重活。母亲早出晚归,和男人一样干着重体力活,晚上还要在昏黄的油灯下熬夜做针线。父亲尽可能多地干家务,照顾年幼的我们。

母亲收工回家,边喝着父亲冷好的温开水,边和父亲说着上工时的琐事。是的,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琐事。谁谁家娶媳妇,要送啥样的贺礼;谁谁家孩子去县城读高中了,真是争气;家里还有多少钱,要买几斤油、几斤盐……

生活艰难,加上当时医疗条件落后,父亲的病得不到有效治疗,身体每况愈下。而我们小孩子却不懂事,时不时会犯错误,母亲生气就会骂我们,有时甚至会举起巴掌。挨骂挨打不是我最怕的,最怕的是母亲打了我们后自己又掉眼泪。每当这个时候,父亲总是先安抚住挨打的孩子,再拉着母亲的手轻言细语地劝解。印象中,父亲很少发脾气。我们小孩子犯了错误,父亲都是耐心说服教育,以理服人,用情感化。与父亲相比,母亲明显比较暴躁。我有时会忍不住想,书上说“严父慈母”,我们家却是“慈父严母”。

父亲从不与母亲争吵,即使有时候母亲处事不当。有一次,母亲受凉发烧,父亲让她吃药,她却嫌父亲烦,父亲一手端水一手拿药,温声哄劝,直到母亲把药吃下去。我的一个婶子说父亲怕母亲,我想,也许是吧。

童年的记忆里,母亲严厉,父亲慈和,日子虽然艰难,但他们脸上很少有愁苦之色。家虽然穷,但很温馨,母亲想尽办法不让我们挨饿受冻,父亲经常给我们讲好听的故事。

岁月更替,农村生活越来越好,我们也渐渐长大,都有了自己的工作,每到节假日,家是我们迫不及待想要回归的港湾。父亲、母亲总是提前准备许多好吃的,而我们的口味却变得挑剔起来,嫌肉太肥,嫌菜太腻。母亲笑着骂我们“作”,说以前你爸偷偷给你们挑个窝头都香得不得了,就该叫你们还过那样的日子。父亲则在一旁“煽风点火”:“为这我可没少挨你们娘的骂,你们这些破孩子可不能忘本,到啥时候都不能忘了过去的苦日子。”我笑着揶揄父亲:“爸,您永远是我娘的死党。”一家人笑得开怀不已。

父亲因病过世后,每次回去看母亲,她都喜欢跟我们唠那些陈年往事。因为父亲有病,母亲总会在红薯汤中给他煮几个玉米面窝头,但父亲总会悄悄把窝头放到幼小的哥哥、姐姐碗里。母亲发现后总会生气地数落父亲,有时候话说得很难听,父亲也不生气,只是呵呵地笑着,劝母亲别生气。那时候交通不方便,母亲要骑自行车带着父亲去30多公里外的县城看病,父亲不肯,母亲立即变了脸色,说父亲存心跟她过不去,父亲只好乖乖就范。母亲骑自行车带着父亲一口气骑到县城,看完病又一口气把父亲带回家。父亲笑着叫母亲“铁娘子”,眼睛里却含着泪花。我的哥哥初中没毕业不想念书了,父亲、母亲不同意,但哥哥铁了心,无论怎样都不再去学校,母亲气得打了哥哥一顿,父亲也少有的发了脾气。母亲倒先熄了火气,反过来劝父亲别气坏了身体。

听了母亲的述说,我在心里感叹,看来父亲的确“怕”母亲,但这其中蕴含了多少厚重的爱啊。

有时候我会想,父亲、母亲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是怎么朝夕与共携手走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的?应该是爱,是双双牵手时候对彼此的那一份承诺。我从不认可“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说法。在我的观念里,只要一家人相亲相爱、积极向上,无论穷富都是幸福快乐的。我想,是父亲、母亲影响了我,他们让我明白了爱情不是香车宝马的富贵,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而是同甘共苦、相互扶持,无论风霜雨雪都不离不弃。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相濡以沫的日常、柴米油盐的琐碎也许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如今母亲已经80岁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平时打打牌看看电视,没事了就和我们视频聊天。她常常说自己有福,赶上了好时代,享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福气。她也时常叹息父亲没福,没用上手机,没坐上儿子的小轿车。她还常常叮嘱我们要好好工作,报答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每每看着母亲的笑脸,听着她依然清亮的嗓音,我心里就充满了感激,感激父亲、母亲给予我温暖的家,指引我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母亲老有所养,安享岁月静好。

责任编辑:张远征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