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
首页 > 文化网 > 文化研究会 > 天中名人

乡土诗人李雪太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4日08:19:26来源:驻马店网编辑:付琳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晚报记者   王莹   /

jish150790.jpg 

伏案写作。

走进平舆县万金店镇王寨村油坊李庄一家小院里,记者的目光一下子被拉进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里,只见各种各样的蔬菜挂满了枝头,煞是可爱:豆角似又细又长的挂面,又像飘逸的丝带;圆乎乎、油光发亮的茄子着实令人眼馋;那辣椒,青的像翡翠,红的像玛瑙……这些,让记者情不自禁地感慨起来:诗人的家就是不一样!菜园的主人叫李雪太,60岁,他很多的创作灵感都来自于他的家乡。他是一个典型的乡土诗人。而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怎么热爱上作诗了呢?带着疑问,记者于721日采访了李雪太,听他讲述一位农民诗人的故事。

因为思乡写下第一首诗

19741228日,驻马店火车站一声汽笛鸣过,一列风驰电掣的火车把李雪太等一批新兵送到了边疆。新兵训练结束后,李雪太被团政治处调去当新闻报道员。在下基层采访的过程中,同乡战友总爱跟他聊一些家乡的事。这些或大或小或喜或忧的事像五谷杂粮一样在李雪太的心里储存着、发酵着。

一天,同乡兼战友张新民假期结束归队后来到政治处,送给李雪太两块红薯,并告诉李雪太:“这是你娘让我捎给你的,她让我告诉你,孩子最爱吃什么娘最清楚。”看到红薯,李雪太再也抑制不住思家的心。

“我娘身体咋样?”李雪太问。

小张说:“有点瘦。她说她睡不好觉,爱梦见你。”

李雪太的泪水流了下来。

这夜,李雪太失眠了,辗转反侧,总回忆着娘送他入伍时的情景:他几次劝娘回家,娘说,我不走,你看这敲锣打鼓的,我想看看热闹。李雪太爬上车,车已开出了10多米,母亲忽然从欢送的人群中跑出来,边跑边喊:“儿啊,你在部队好好干,娘不想你。”可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此时此刻,这情景在李雪太眼前越来越清晰。他的心在隐隐地痛。可他更知道,作为一个特殊兵种的战士所肩负着的使命,他再也躺不下去了,披衣下床,写下了这么一首诗歌:

 

  您好好睡吧

 

娘,太阳早就入梦了

繁杂的重负要你躺下

儿远方的心为您铺好了被窝

娘,您睡下吧

 

娘,您看咱树上的鸟儿睡得有多香

它身边还依偎着可爱的鸟娃娃

儿远方的心为您掀开了被角

娘,您睡下吧

 

这里风卷云涌

熊罴正在磨牙

时刻窥视着儿枪口的准星

是否有丁点儿偏差

 

娘,虽不能陪伴在您的床沿

儿远方的心扶您躺下

将我儿时的猫头鞋放在枕边

娘,您好好睡吧

 

这是李雪太写的第一首诗,第一次凭着对母亲的挚爱,他鼓起勇气把这首诗寄给《解放军文艺》杂志社后,却嘲笑起了自己:老鼠不认秤,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解放军文艺》是全军的大刊物,自己那弱腕嫩笔怎能在此处涂鸦?

两个月后的一天,当时的宣传股长孙效祖满面春风地走进报道组,猛地打了李雪太一拳,说:“你小子胆不小啊!”

李雪太愣住了,不知闯了什么祸。

“你的诗歌见报啦!” 孙效祖把《解放军文艺报》放在李雪太面前,说:“你小子是个人才,好好写。有啥困难,我会帮你的。” 孙效祖走后,他用激动得发抖的手掀开一看,没想到《解放军文艺》副主编、诗歌组组长李瑛在诗评中说:“国事当先、亲情永在;情感真挚、催人泪下。”

更没有想到的是,师文工团把这首诗添加为巡回演出中的诗朗诵节目。每当这首诗朗诵完毕,全场总会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自此,在新闻写作之余,李雪太走上了诗歌创作之路。5年的军旅生涯中,他的诗歌经常在《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铁道兵报》、《战胜报》、《新疆民兵》、《天山文艺》等刊物上发表。为此,部队还为他记了三等功。

创作的根在乡村

 jish150791.jpg

李雪太与妻子相濡以沫。

李雪太入伍前是教师,退伍后回到家乡继续当教师,任初中三年级语文课兼班主任。除繁重的教学工作外,家里还有8亩地等着侍候,他可谓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他准备把诗歌放下,可激情总是时不时地推开他心中虚掩的那扇门:浓重的乡情、殷殷的亲情,更有改革开放的春风一阵阵涌进来,让他应接不暇,让他心潮激荡、寝食难安。

“这辈子与你有不解之缘,诗啊,看来我非嫁给你不可了。”感叹中的李雪太又拿起了笔。

他对家乡的春天有着特殊的情感。记者翻阅了他的作品剪辑,竟有20多首都是描写歌颂家乡春天的。如他在《这个春天》里写道:“这一声雷/是第一声/大地再不言失聪//执着地向下/农人在田野里忍不住/喊上几腔 /那条河已冲进鸭群/群鸭把河分成两半/南边的一半 我当镜子/北边的一半 寄存着槐花的香”。这首诗很快在网上传开,并被网友收藏。陕西著名女画家任春芳还以此首诗意欣然作画。

改革开放让我国的经济建设有了大发展,但由于受客观条件的制约,农村出现了贫富差距拉大、物价不稳等问题。诗人从大局着眼,表达了农民对深化改革的热切期盼。这些都被李雪太揉进了《买茄子》这首诗里——

 

买茄子

 

对我来说  买一个茄子远没有款爷

买一辆轿车容易

菜价打着滚儿涨

比款爷换情人还快

欠了一毛钱  女菜贩

把我的人格和茄子扣留了

好在大街上乱飞的广告单  被我

收拾成两毛钱全给了她

我赎回茄子时  女菜贩

笑得很好看

还亲热地喊了我一声哥

我搂着茄子

感觉自己忽地又长高了许多

好像坐上了加长的林肯汽车

 

这首诗发表不久,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与他取得了联系,诚邀其加入这一组织,自此,便有了他现在的名号——乡土诗人。

李雪太的父亲是农民,上世纪80年代初去世,但他总是以对待父亲的感情对待农民。农民成了他诗歌中的父亲形象,在诗歌里,他歌颂着农民。

 

偷一把土的父亲

 

父亲的脊背像鏊子

曾无数次把太阳烤得眩晕

直至面色苍白

疲卧西陲

父亲总是低首

盯着脚下那块黄土地

他说自己就是一粒土……

诚然,诗人的心境是明亮的,是以满腔热血与激情歌颂故土亲情和父老乡亲的。

诗人有个好妻子

李雪太忙中偷闲写诗,而且写出了成就,这与他入选“中国好人榜”的妻子赵小参密不可分。

李雪太不善交际、不随波逐流,不论是炎热盛夏,还是数九隆冬,他总是在自己的小书房里,或深沉思考、或挥笔写诗。别人邀他喝酒,他说:“酒醉不如自醉。”找他玩麻将,他非但不去,还写了一首诗,劝朋友戒赌:“不知东西南北的风向/四方城里晕转/为了发绿的梦以及那个樱桃小嘴横吹箫的人/连吃带碰/伤了‘和’谐  灭了亲情/条皮万不扔也得白板。”朋友们看了半天,生气地骂:“狗屁!疯话!神经蛋!”长此以往,李雪太被朋友疏远。正当李雪太对自己走写诗之路发生怀疑时,妻子说:“你走的是正路!别想那么多。”

话虽是这么说,李雪太还是感到自己太孤独了。他想找个诗友、找个知音,在与他的同行教师及乡镇机关工作人员的交往中,好像在有意无意之间试着说起诗,可一旦扯到这一话题,别人总是用莫名其妙或近于鄙视的目光盯着他。他感到委屈,就写了一首《诗人与不会嫖娼的男人同等无聊》的诗。赵小参看到这首诗笑了:“我是你的粉丝,以后写了诗先念给我听。”

“俺家老赵说这诗行,一准管发表。”李雪太望着妻子,有些激动地对记者说。

农忙时,赵小参一发现李雪太有走神现象,就知道李雪太又在酝酿诗,便催促道:“你赶快回去写吧,要不然就憋出病来了。”

小院里,见记者和李雪太聊得正酣,赵小参摘了几根黄瓜送了过来。她对记者说:“跟老李这土诗人一起生活,俺这说话有时也被他传染得傻傻的。”

据了解,2002年,赵小参身患癌症。十几年来,即使是在化疗的最艰苦阶段,只要李雪太写诗,她就硬撑着自己做家务。赵小参觉得丈夫的诗一被发表,她心里就平添了几分快乐。

现在,李雪太因写诗有了名气,好多人慕名求教,其中也不乏年轻的女性。为此,记者打趣地问赵小参:“阿姨,你不怕大叔上了别人的船吗?”

“不会,绝对不会!不是说他老了,而是有他的人品、诗品作证。” 赵小参说。

春华秋实,李雪太的诗获丰收了。现在的他不仅是县、市、省级作协会员,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而且还被《世界华文作家》特聘为终身会员,成为驻马店市第二代著名诗人。

“穷写诗、富作画。”李雪太笑着说。

记者想让他谈谈这几十年写诗的感受及未来的想法,他沉默片刻,告诉记者:“我喜欢写诗,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走出李雪太的家,记者看到,田间,农民正在忙着除草。他们不会知道,在李雪太眼里,诗就是他的庄稼。随着李雪太的不断努力,他的作品一定会像疯长的庄稼一样越来越茂盛。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