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
首页 > 文化网 > 回望乡村

老 家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3日22:46:40来源:驻马店网编辑:孔浩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王太广

每到春节,我的第一念头就是——回老家!因为老家是我心中一幅优美的图画,是我小时候玩耍的天堂,那袅袅升腾的美丽炊烟,那淳朴的民风,那熟悉的乡音乡情,是我记忆深处的一盏明灯……

老家,是我心中一幅优美的图画。我的老家位于驻马店市东7公里处的张庄,三面环水,北侧临驻新公路。每当晨曦吻过村庄的树木,成群的小鸟叽叽喳喳演奏出优美的晨曲时,老家的村庄便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在一片烟雾弥漫、朦朦胧胧的仙境中,朝阳渐渐地从东方露出笑脸,柔美的光线穿过雾霭,让村庄变得清晰起来。葱葱郁郁的果木杂树、闲散无为的院落房舍,静静地矗立着。村前的小河流水潺潺东去。河水清澈见底,游鱼儿无拘无束,摇摆着尾巴,晃动着鱼鳍,小嘴巴不时开合着,悠闲自得地游来游去。亮丽的鱼鳞闪闪发光,与翠绿的水草相映成趣。

老家,是我小时候玩耍的天堂。人生旅途崎岖修远,起点是童年。我第一眼看见的世界,就是生我养我的老家。老家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路一树都给我留下了历久弥新的记忆。小时候与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情形历历在目:从跳绳、撇瓦、踢瓦、踢毽子、开交、抓子,到下大方、憋死牛、挤油油、杀羊羔、打陀螺、推桶圈;从捉特务、堆雪人、藏老猫、掏鸟窝,到摸鱼、裸游、逮蚂蚱、戳马蜂窝;从偷瓜、闹房、听房、拾鞭炮、打灯笼、割草、割麦、拾粪、沤麻,到搂柴禾、剜野菜、拾煤渣、打蜂窝煤、脱砖坯、烧窑、干农活儿……我们好似一群不知疲倦的小蜜蜂,每天在那看不够玩不够的田野上、土路边、房前屋后、旮旮旯旯、沟沟坎坎上飞来飞去,感受无穷无尽的快乐。曲线优美的乡间小路上留下了我们一个个深深浅浅的脚印,野花弄芳的草丛中隐藏着欢快的笑声,晚风里飘荡着无忧无虑的童趣,朝阳下承载着充满自信的希望。

老家是袅袅升腾的美丽炊烟。炊烟从烟囱里、窗户里涌泻出来,缓缓上升,袅袅娜娜,一路轻飘,与广袤田野交融,与蓝天白云相拥,像悠然舒卷的云,似舞动飘逸的袖,随风飘浮,裙带环绕,形成了一幅美丽和谐的乡村画卷。我与小伙伴们无论是在路边玩耍、沟渠边割草,还是在村头拾粪、田间干活,晌午时分,当饥肠辘辘时,不知是谁猛然瞥见村庄上空升起的炊烟,说了一声:“看,冒烟了,娘快做好饭了。”于是,大家便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一个方位,纷纷向村庄里寻找自己熟悉的房顶。很快,村庄上空陆陆续续飘荡起越来越多的炊烟。我们循着炊烟的召唤,赶快收拾好各自的战果,兴奋地朝自己家奔去。

老家是淳朴民风的清晰映象。俺庄是修建宿鸭湖水库时迁移出来的,到了新地方,更加珍惜抱团的重要,淳朴的民风一代代得以传承。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贫瘠的土地上挤出一粒粒粮食糊口。人们的生活虽然清苦,但处处秉承着洒脱、大度、宽厚的操守。一家娶媳妇,全村办喜事。谁家来了客人,你不必为措手不及而发愁,东邻西舍自会送来时令蔬菜、咸菜、鸡蛋和腊肉。大人看见小孩,多的是关心和鼓励,好好上学,争口气,进城去!如果谁家有点不愉快的事,乡亲们会好言相劝:“该吃吃,该喝喝,有事别往心里搁!”令我终身难忘的是俺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年,我考上师范后,父亲得了癌症,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竟然赢得全庄人的关心,探望者不断。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均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各自的心情。有的帮助联系医生,有的寻找民间验方,有的拿出珍藏的麝香,有的坐在我父亲的床前安慰,有的帮助我家烧火、做饭。我父亲去世那天,乡亲们接踵而至。有的给我父亲洗手脚、剪指甲、穿寿衣,有的帮助垒锅台、借厨具、借桌凳,全庄人各自做着出殡前的事。他们争着干活,忙个不停。虽然供大家吃的是萝卜、白菜、豆腐、粉条、馒头等家常饭,但是没一个人说二话,都竭尽全力干好各自的事情。他们虽无豪言壮语,但所做的事情体贴入微,温暖人心,令人感动。

老家是记忆深处的一盏明灯。当太阳从西边美丽的老乐山顶落下后,老家的夜幕便拉开了,各家各户的青油灯、围灯、萝卜灯、煤油灯、罩子灯、马灯、汽灯等灯盏次第点亮。尽管灯光的亮度不一、形状各异、分布零散,或忽明忽暗,或飘忽移动,那都是照亮农家人生活和希望的光源。这灯照着老屋灶台旁的水缸、水桶、风箱、案板、瓦盆瓦罐、海碗、蓝圈碗、小黑碗、小木碗、盘子、碟子、茶壶、茶杯、酒杯、酒壶、碓窑子、油罐子、盐坛子、葫芦瓢、铁火棍、擀面杖、菜刀、锅铲子、筷笼子,这灯照着老屋里的木床、木箱、木柜和挖米盛面的官斗、官升、簸箕、筛子,这灯照着八仙桌、小方桌、大板凳、小板凳、木椅子、草鞋、泥屐子、布鞋,这灯照着墙上挂的草帽、凉帽、斗笠、蓑衣、黄油布伞,这灯照着墙上竖的木掀、木杈、搓板、木棒槌、勾担、扁担、柳条筐、白蜡条篮子,这灯照着木杠、锄、铁锨、钉耙、铁笆子、竹笆子、篾刀、镰刀、斧头、锤头、粪杈,这灯照着竹壳茶瓶、鸡毛掸子、纺花车、织布机、铁锁、木杆秤、篦子、小圆镜、蛤蜊油等,每个老物件都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品,承载着农耕文化的记忆,储藏着先辈们的辛酸、汗水、智慧和体温。

老家像冬天的一盆炭火,时刻温暖着我的心;老家像一坛陈年的老酒,久而弥香;老家是一首难忘的歌,反复吟唱,倍感亲切。城里虽好,但那里没有我的父老乡亲,没有我的发小,没有老屋、老井、小河、树林、纳凉场……只有老家,才是我灵魂的乡愁。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