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卫计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新闻
首页 > 文化网 > 历史 > 地方文史 > 遂平

遂平第一个党支部——张竹园支部(下)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3日08:48:30来源:驻马店网编辑:付琳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晚报记者   户向阳   /

春节临近,在外务工的村民陆续从全国各地返乡,驿城区诸市镇李楼村张竹园村(原归遂平县管辖)逐渐热闹起来,村民们或聚在一起聊一年的收成,或准备着年货,一派和谐的景象。村民偶然谈起解放前村里的故事时,总是一脸的肃穆。那些年,村民们经常东躲西藏地生活,哪怕是春节,也无法安定下来。这些故事经过老辈人的讲述,早已定格在村民的记忆里。

reny170146.jpg 

现在的张竹园村。

发生七次封门事件

“解放前,村里先后发生了7次封门事件。”村民张景恩告诉记者,从1927年张竹园党支部建立到解放,村里两代人前赴后继,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由于张竹园村是党支部所在地,村里参加革命的人较多,村子自然成了国民党反动势力和地方武装监视的重点。听老一辈人讲,国民党反动势力和地方武装经常到村里抓人,先后7次到村里封门。只要听说谁家有人参加革命的,就把谁家的门贴上封条,让革命者及其家人有家不能回。

村民张景恩、张德山告诉记者,国民党地方武装抓住革命者或其家人就是毒打,还让他们坐老虎凳。老虎凳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长凳的一头竖直安装一根木柱,将受刑者上身脱光捆绑在老虎凳的木柱上,双手也反绑在木柱上,双腿并拢伸直,用绳子把大腿捆绑固定在长凳上,再用绳子单独捆绑双脚,但不捆绑在长凳上,然后往受刑者的脚下垫砖头,随着砖头数量的增加,双腿将越来越疼痛,给受刑者造成极大的痛苦,受刑者的骨头有的会被当场折断。

“有一年夏天,国民党联防队把村子包围起来,先到村里封了13家的门,然后让三名革命者坐老虎凳。一名叫张勋盛的革命者,脚下垫三块砖时,就晕了过去。”张景恩告诉记者,那次幸亏张朝正,否则被抓的三个人就完了。

张朝正是新四军的一名连长,当时正在村子西南方向不远处的马老庄执行任务。在他连队当兵的村民张景石回家时,发现了国民党联防队围剿村里的情况,就急忙偷偷返回马老庄,告诉了张朝正。

张朝正向营长汇报后,营长派了三个连的兵力去张竹园村解救革命者。新四军从外围包抄了国民党的联防队,联防队的负责人赵焕德(音)看形势不妙,挟持住张朝正的叔叔张英盛向诸市方向跑去。

张朝正性格刚烈,就向赵焕德喊话:“如果你敢让我叔掉一根汗毛,我就把你的家抄了,我说到做到!如果不相信,你就试试。”赵焕德知道张朝正的厉害,没敢吭声,把张英盛挟持到诸市桥就放了,然后过桥回到诸市的乡公所。

“如果不是张朝正,三名革命者和村民不知道要遭多大罪呢!”张景恩说。这个故事也因张朝正的英勇救人事迹而代代相传到今天。

张朝赞在“诸市惨案”中牺牲

在革命战争中,张竹园村涌现出不少英雄人物,张朝赞也是其中一位。

《中共遂平简史》对“诸市惨案”有简单的描述:1949329日,龟缩在驻马店的国民党保安三旅残部与诸市土匪头子魏星耀、魏元章残部相勾结,收罗残兵败将500余人,包围了诸市区政府,区委书记党怀森负重伤,区长张朝赞牺牲。二地委派来帮助工作的10名工作队员,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后撤到街上一座小楼中。敌人放火烧了这座小楼,工作队员在烈火中殉难。

张朝赞在诸市镇一带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村里也流传着张朝赞的故事。据村民讲,当时张朝赞带领大家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并突围出去,身负重伤的党怀森在工作人员掩护下从北门突围出去,但上级派到诸市区的工作队员被敌人围困。为救工作队员,张朝赞又返回诸市与敌人战斗,直至子弹打完,藏身于一废弃的民宅内,被人告发后被捕。

“张朝赞的枪法很好,他会使用双枪,如果不是子弹打完,他不会被捕。”张景恩说,保安团用粗铁丝穿透张朝赞的两只手脖子,把他带到驻马店南郊的烧盆店村。第二天,敌人逃走时,把他杀害,当时他才30多岁。

张景恩告诉记者,12名工作队员(工作队员的人数说法不一,《中共驻马店历史》第一卷中记载为9名)也没能突围,和敌人进行激烈的战斗后,被困于街上的一座小楼上,敌人放火烧了这座小楼,工作队员全部壮烈牺牲。

村民们告诉记者,张竹园党支部的创建人之一张强盛是张朝赞的叔叔。受叔叔等人的影响,张朝赞和村里的26名青年一起投身革命,后来在竹沟参加了新四军,在大别山一带打仗。张朝赞是名符其实的大英雄。然而,因为给国民党保安团提供煤油烧楼的诸市一名叫魏道安的杂货店老板的一句话,让张朝赞蒙受了20多年的不白之冤,也让为革命作出重大牺牲的张竹园村背上了出土匪的骂名。

“魏道安说张朝赞被捕后,向被困在小楼上的工作队员喊话,让他们投降。”张景恩说,他们认为这不可能。

“如果张朝赞真当了叛徒,保安团不会把他杀害。”张德山说,张朝赞平反时,他们去遂平县花庄乡半截楼村找到和张朝赞一起被送到烧盆店村的共产党员肖志新(音)作证。肖志新说,到烧盆店村后,保安团把张朝赞吊在房梁上毒打,但张朝赞坚贞不屈,始终没有投降,直至被杀害。保安团因为没有找到肖志新是共产党员的证据,没有杀害肖志新。

张景恩告诉记者,解放后,魏道安因反革命罪被镇压枪毙,但张朝赞一直没有被认定为烈士。

民政部副部长为英雄平反

“父亲能平反,多亏了他的战友潘友謌。”张朝赞的儿子张银刚告诉记者,“75·8”洪水不仅把家毁了,还夺走了他母亲和年仅30岁的弟弟的生命。洪水过后,省里一位姓黄的干部到当时的遂平县文城公社检查救灾情况时,四处打听找到他,说受潘友謌之托打听张朝赞家的情况。直到那时,他才知道父亲的战友潘友謌在北京工作。

1976年,我和诸市公社的一名干部一起去北京找到了潘叔。”张银刚说,没想到这次去为父亲平了反。

“见到潘叔,他就问我,为啥他给我家发了10封电报,我都没给他回。” 张银刚说,那10封电报他一封也没收到,至于去了哪里,他至今也不知道。

张银刚说:“当潘叔听说我父亲竟然背着叛徒的名声,非常生气,他说我父亲性格耿直,经历过无数次战争,打仗时,都是光着背拼命打敌人,不可能当叛徒。后来,在潘叔的直接过问下,经过多个人证实,1976年,父亲才被认定为烈士。”

潘友謌,确山县新安店乡人,1938年参加革命,曾任新四军513389连指导员、中共信确县委书记、鄂豫陕军区郧(西)商(南)县委书记等职,解放后曾任内务部优抚局副局长、局长。1976年初,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党委书记,1978年任民政部优抚局局长,1981年任民政部副部长,1982年离休,2005年去世。

潘友謌的著作《硝烟青春》,记述了自己的革命生涯,书中多次提到张朝赞。

书中记载,19468月,中原部队突围到陕南后,潘友謌负责开辟组建郧商县人民政权,后来任县委副书记。随中原突围掉队的地方工作干部中,乡级干部张朝赞等留在郧商县开展工作。19469月,郧商县5个区的区、乡政权先后建立起。张朝赞在郧商县的重点区梁家坟区,任一个乡的乡长。

19474月上旬,张朝赞和潘友謌一起到南石店豫鄂陕边区党委党校学习。1947615日起,潘友謌任十二纵队101团政治处主任。他把从郧商县带出来的一批干部,大多数介绍到冀晋鲁豫中央局南下干部团,还有一部分到华北大学学习,只留下3名干部和他一起到101团工作,其中就有张朝赞。后101团随部门南下反攻,打了无数次仗,很多人伤亡。

1947年末,十二纵队在湖北麻城北部福田河镇休整。临离开福田河前,根据麻北工委的请求,101团党委决定,将张朝赞、吴德简(网上查阅,解放后曾任麻城县委书记)二位同志介绍到麻北做地方工作。

“临别时,我们有依依难舍之情,没有想到,自此一别,却成了我和张朝赞同志的永诀。朝赞1948年从大别山调回河南遂平县任诸市区区长。1949年遂平解放前夕,其所在区区公所遭当地地主武装袭击,不幸被逮捕,随后在驻马店遭敌人杀害。张朝赞是经过中原突围考验的好同志,虽死犹荣,我常思念他。”这是潘友謌在书中的一段话,文中充满了对张朝赞的怀念之情。

盼望纪念馆早日建成

张竹园村是张竹园党支部所在地,特殊的历史环境注定这里是一个出英雄的地方,解放后这里有5人被认定为烈士。

村民张卷生,1920年生,19491月在徐州会战中负伤,转至天津医院后不治牺牲。

村民张景良,1916年生,生前任部队营政委,1938年在上饶市一次战斗中牺牲。

……

“因为解放前夕,党支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村里还有不少牺牲的人没有被认定为烈士,没有牺牲的人也没有向党和政府要求什么。”村民张文德告诉记者,村里还有几十名无名英雄。解放后,曾经参加过革命的村民也都过着平静的生活。

村民张文献告诉记者,1974年和1975年,上级曾派人去张竹园村调查几名村民参加革命的情况,给解放前参加过革命的人相应的认定。没想到,1975年发生了特大洪水,当时唯一存在的党支部的创建人之一张朝寅被洪水冲走,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村民还告诉记者,解放前,村里还有不少村民加入了国民党,在国民党部队积极抗日,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

张竹园村有很好的民风,也是一个尊崇英雄的地方。虽然因为张朝赞的“叛徒”之名,村里很多人都受过牵连,但全村人从不相信张朝赞是“叛徒”,而且都非常敬仰他。

1992年,张银刚把父亲的墓从驻马店南郊的烧盆店村迁到自家的责任田里。第二年清明节,诸市乡人民政府为张朝赞立了碑。

后来,每到清明节,诸市镇一些学校的师生就去为张朝赞扫墓、献花。2013年清明节,驿城区人民政府又为张朝赞重新立了碑。

“作为中共遂平县历史上第一个党支部所在地,村民参加革命的故事都值得我们记录和传颂。”张德山等告诉记者,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先辈们的很多革命故事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希望把张竹园党支部纪念馆尽早建立起来,把党支部的历史和张朝赞等英烈的事迹展示出来,让后人永远记住这段历史和村里的革命先烈们!

“目前,我们正在收集历史资料,但最大的障碍就是缺少资金。”谈起张竹园党支部纪念馆的建设,张德山等人非常激动,又有些迷茫。

  

免责声明:

1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