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
首页 > 新闻首页 > 副刊

喝酒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1日08:39:24来源:驻马店网编辑:杨珊珊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梁文生

自酒后昏迷入院,经过两次开颅手术的刘能在医院已经住了14个月。他身上插满管子,白色绷带缠头,像外星人在充电检修。氧气管“咕嘟、咕嘟……”一刻没停过,心电监护仪24小时连续监测和记录心电数据,手上预埋的输液管大部分时间点滴着多种药液,从下体扯出的一根管子把尿液导进吊袋里,正是这些管子维系着刘能游丝般的性命。如果说身体还有能动的地方,那就是在植物神经支配下的心跳和呼吸。

在外人看来,刘能就是个植物人。然而,在他闭着的眼皮下面,眼珠不时会轻微滚动,医生判断刘能的意识或潜意识还在顽强运转着……

上世纪80年代,刘能毕业分配到县农业局工作时还不会喝酒。“喝酒是工作的一部分,上级来了要宴请,下乡检查工作要被请,与同事打成一片要互请,想提拔重用更要请,就是农村亲戚找你买个平价化肥、柴油什么的也得请客,不会喝酒怎么行呢?”老股长语重心长的一席话让刘能解放了思想。

喝、学喝,刘能买坛散酒在家自斟自饮地练。百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中原地区喝酒猜枚有很多规矩。首枚要喊“俩好”,是见面礼,像武士过招前的抱拳。喊枚要吉祥,什么“一心敬、两个好、四季财、八大仙……”刘能聪明有悟性,很快练就了一手好枚,对出枚节奏的把握,则是刘能百战不殆的独家秘器。刘能出枚比对方似乎慢那么零点几秒,能看着对手的数出,获胜又让人无话说。对手只能甘拜下风:“你枚铁,不愧是刘能。”他只是笑:“不服再来。”对方手摆得像拦出租车:“不、不、不,你这枚,能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哪里、哪里,比起先祖我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他常自称是竹林七贤之一刘伶的第五十二代嫡孙,喝得兴起时,再跩几句刘伶的《酒德颂》,既显示文雅,又酒趣盈然,渐入人酒合一的佳景。

好客之道是中原的传统,这些年又演绎成无酒不成席,不醉不达意的习俗。摆宴不让客人喝醉,是主人小气、陪客无能的表现,而刘能可以把对手喝好、喝醉、喝倒。酒场是无硝烟的战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刘能醉酒也是常事,有时喝醉回不了家,就倒在楼下花园里睡,双手环抱自行车到天亮。一次醉酒醒来,发现自行车不见了,身上只剩下内裤:“妈的,这贼还算文明,没给我脱完。”别人拿这事说笑时,就变成了一丝不挂。他还振振有词:“伶祖醉后裸形,把天地当栋宇,房屋作衣裤,这算啥呢?”

被子下的刘能,正赤身裸体躺着。“像喝醉了一样。”妻子喃喃地说,“要真是醉了,还能醒过来。”说着话和儿子一起把刘能的身体向左侧翻转过来。

刘能的妻子是农村户口,家庭经济收入算是“一头沉”。喝酒请酒,参加喜宴还要随礼,刘能六十多元的工资几乎月月光,为此两口子没少生气。没办法,刘能有了酒瘾,两天不喝就难受得抓耳挠腮。平时没酒场,他就故意晚下班,看看有没有同事约酒。实在碰不上,晚上在家属院转转,听见谁家有喝酒猜枚的声音,他就在门外溜达,主人或客人出来方便时,看见刘能就虚让一下:“来,喝两杯。”他半推半就入席后,很快成了桌上的主角。若是久等不见人出来,他就主动敲门:“某某在这吗?”“不在,正准备叫你喝酒呢,来,快进来。”刘能自知是客套,一落座先端起酒杯:“不好意思,来晚了,我先自罚两杯。”于是,他就吆五喝六地大醉方休。

“记着每隔两小时帮他翻动一下身体。”护士给刘能换了挂瓶后,不忘提醒在床边看护刘能的母子俩。儿子隔着被子按摩刘能的细腿,刘能的眼皮下面又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滚动……

有文化的人喜欢把喝酒这种饮食活动叫“酒文化”,把喝酒称“坐坐”。请客者:“有空吗?晚上请您坐坐。”被请者:“好,一定去。”只要一起坐过,友谊就加深很多。去某单位办事,见办事人员眼熟,突然想起:“你忘了?咱俩在一起坐过。”“对、对,哪能忘啊!”双方马上就热乎起来,让座端茶,事办得也快。正所谓“见过不如坐过,坐过不如醉过”。刘能不仅酒量大,而且深谙酒文化。到哪坡唱哪歌,上哪山砍哪柴。到基层,刘能不计较酒的贵贱,推杯换盏,酒风实在,一场酒能把下级喝成知己。下属拍胸脯:“您把心放肚里,这事保证按时完成。”对上级陪酒热情,礼数周到,劝酒到位,一场酒能把领导喝成弟兄。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此乃人生第一欢”“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等,喝酒小段子一个接一个,气氛非常活跃。当然,为喝酒他也办过瞎事。一次,陪前来考察投资的福建客商喝酒,把客人喝得吐了一夜,第二天人家就打道回府,数千万的项目不谈了。这事刘能从来不提。

冬季寒夜漫长,病房窗外一道亮光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遥远的天际。儿子说:“这不像烟花。”刘能妻子吃惊地看看病床上的刘能:“不是烟花,是流星!”在老家,这是不祥的预兆。

“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风气喝坏胃,喝得自己一身病,喝得老婆背靠背。”其实,刘能3年前就体检出了高血压、冠心病,但这丝毫没影响他喝酒的兴致,常自嘲“喝死总比驴踢死强”。近年,县城真出了几起喝酒死人事件,家属告到法院,请客、陪客者都成了被告,判了赔款,昔日酒友成了致死人命的仇人。“酒流生祸,其源何辜。”刘能一脸无奈,忙在微信朋友圈发陪酒公告:“本人刘能,闲暇无事,专职陪酒。招之即来,风雨无阻,雨伞自带,无需接送,喝死喝残与主家无关,特此声明。”

酒是数千年来老祖宗传下来的饮品,喝酒也并非有百害而无一利。“文人红泥醅小炉,骚客操琴坐酒船;壮士醉酒卧沙场,金戈铁马守边关;项羽无悔鸿门宴,太祖杯酒释兵权;曹公煮酒论英雄,浊酒一壶付笑谈;一坛御酒灭水泊,风雪残酒忆梁山;神仙畅饮暮达旦,人间有酒须尽欢。”刘能常博引古今为喝酒辩解。刘能喝酒不但结交不少朋友,而且还给妻子办了“农转非”,儿子安排到县重点中学,后来考上了省城二本。他喝酒不仅能办私事,关键时候还能给单位带来经济效益。有一年元旦节前,局里为争取一笔项目资金宴请主管部门领导,听说该领导喜酒且量大,局长特意叫上刘能作陪。喝得兴起,领导拿起一只大号高脚酒杯:“你们用这个,喝一杯10万元”。话音未落,刘能晃悠着站起来,接杯倒满,连干10杯还要再喝,领导忙止住:“好了、好了,最多30万。”为此,刘能年终第一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可惜他本人并不知情,因为他从第二天脑溢血住院到现在就没醒。局领导及时到医院看望,塞给刘能妻子一沓钱:“好好治,算工伤。”

正月初一,县城的鞭炮声此起彼落,鞭炮在医院楼宇间爆炸格外响亮。刘能妻子眼浸着泪:“这是在医院过的第二个春节。”病房电视正播放县委禁酒的有关规定:“……禁止用公款进行私人宴请,禁止公务人员上班期间饮酒……”刘能妻子自言自语:“要是规定早来两年就好了。”这时,儿子大叫:“妈,快看,爸的眼又动了。” 妻子急切地说:“快叫大夫!”儿子跑着叫来值班医生。医生拨开刘能的眼皮,用小手电照照,面露喜色:“有好的迹象,你们可用他最念想的事唤他。”

“刘能,你看看,又过年了。”妻子对着刘能的脸说,“你睁睁眼,儿子从学校回来看你了。”“爸,我给你买了补脑血管的……”刘能毫无动静。

“刘能,过年了,咱回家喝酒。”妻子大声喊,眼泪随即滴在刘能脸上。刘能眼又动动,慢慢张开个缝,含糊不清地嘟囔道:“酒……不喝酒……”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漫天大雪,把小城打扮得银装素裹,炫目的白光从窗户散射进来,室内透入一丝凉凉的新春气息。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