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卫计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新闻
首页 > 新闻首页 > 国内

“核潜艇之父”曾30年没回家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2日08:33:51来源:新华网编辑:闫继华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核潜艇之父”曾30年没回家 55年没有进过理发店

女儿说他回家就是出差

yangf171037.jpg

93岁的黄旭华每日坚持工作。

yangf171036.jpg

黄旭华2013年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

yangf171035.jpg

李世英为黄旭华整理着装。

“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今年93岁了。从青丝到白发,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核潜艇事业。在他过往的岁月中,有很多难以忘却的时刻。他的人生,正如深海中的潜艇,无声,但力量无穷。每天早上,黄旭华院士都会来到办公室。尽管已93岁,他仍会工作一上午。

从1958年到今天,他从没离开过他的岗位。“整个时间花在这上边很有意义,无怨无悔。再回头,我还会选择类似这种工作。”他说。

今天,我们来听一听这位老人的述说,他这一辈子关于时间的选择。

从想当医生

到决定科学救国

在黄院士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些时间难以忘记。

小时候,黄旭华想的不过是继承父母的志愿,当一名好医生,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抗日战争爆发后,为安心读书,他徒步走了4天山路,脚都起了血泡,到了广西桂林,然而想象中的净土并不存在。

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头顶飞来飞去,我们就躲到山里去。如果这一天警报不解除,我们就得在山洞里面饿一天,心里非常愤怒。

我问了老师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鬼子这么猖狂,想登陆就登陆、想轰炸就轰炸、想屠杀就屠杀,谁给他的权力?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就不能安安心心地生活在自己的家里,而要到处流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第三个问题,中国土地这么大,我现在连一个安安心心读书的地方都没有,为什么?老师回答得很简单,一句话,中国太弱了,太落后了,就要受人家的宰割,这是必然的规律。这时候我心里就想,我要科学救国。

后来,黄旭华进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1958年,他被选中成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

从那时起,黄旭华就下定决心,这一生要竭尽全力,就算鞠躬尽瘁,也要把核潜艇搞出来。

62岁时他还带队

完成4小时下潜试验

4小时,240分钟,14400秒,无法预知成败与生死的一场“大战”,还需他身先士卒——家门可以不入,舰艇不能不登。

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开始了核潜艇的研制,但哪怕没有条件,也得“排除万难”,绝不等待。

从1970年到1981年,中国陆续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1988年,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试验,62岁的黄旭华带队,下潜水下300米,完成了4个小时的下潜试验。

一个钟头到两个钟头到三个钟头到四个钟头。他比谁都紧张,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为什么?如果他的紧张流露出来,就会影响到大家,那大家的情绪就很难控制了。

黄夫人:

正因为有风险你才更要下去

黄旭华以花甲之龄,直面惊涛骇浪,也牵动着夫人李世英的心弦,但夫人从不动摇他的决心。

黄旭华说:“深潜实验前,李世英很冷静地跟我讲了几句话,你如果不下去,这个队伍以后你就带不动了。如果没有风险,你下去干什么,又不要你操作。正因为有风险,你一定要为这100多个人的生命安全考虑。”

深潜实验成功后她就哭了,为什么哭了?那么多天压在她心里面的这块石头,总算掉下来了。

30年风雨路

上世纪30年代我就离开广东(老家在广东)去了桂林,直到1948年才回家。1956年元旦我回家的时候,我母亲就讲,从前长时间的战争影响到交通,导致你回不来,现在父母年纪大了,希望你常回家看看。我满口答应,寻思我一定回来看看您。

母子俩都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30年。再回到家乡的时候,母亲已95岁了,自己也是两鬓斑白。

这是功勋赫赫、竭尽忠诚的30年,也是背井离乡、情债累累的30年。誓言无声,奉献了“大家”,亏欠了“小家”。

原子弹、氢弹还有核潜艇,在世界上都被列为最高的机密。我们中国也一样,不能暴露工作单位、工作任务,要隐姓埋名,当一辈子无名英雄。

我理解这些要求,隐姓埋名好好干工作,这是国家的需要。作为一个党员,我寻思一定不辜负国家的希望,我就没回去。30年没回家。

对远在天边的父母兄妹,黄旭华亏欠很多;对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他也无暇照料。对这个把自己献给国家的人,他的亲人选择以爱包容。

我非常感谢我的夫人,她一个人带着小孩、把全家的东西搬到北京,不容易。我一调到北京,她看到我头发那么长,问我为什么不去理发,我说哪里有时间啊!她听后,就去买了理发工具。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我55年没有进过理发店。

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有空回到家里,她就说,爸爸你回家来出差了。

我亏欠我的父亲母亲,亏欠我的兄弟姐妹,亏欠我的夫人,亏欠我的孩子,我的情债欠得太多太多了,但没有一个人埋怨我,我很感谢他们。

最大心愿:

国家从“跟跑者”变成“领跑者”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黄旭华院士的日程依旧排得很满。他经常到校园、到科研院所做讲座。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们的国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强国,从“跟跑者”变成“领跑者”。

“国家最近几年发展特别快,我现在很关心新参加工作的技术人员,我希望他们能够安下心来,要把自己的理想跟国家命运结合在一道。”黄旭华说。 (据新华社)

免责声明:

1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