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新闻首页 > 社会

安静不下来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9日08:24:39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李雪太

wangy181145.jpg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首《春天的故事》中的老人,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1978年12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邓小平同志提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正是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茁壮成长起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我们村,农民有了对土地梦寐以求的自主管理权。他们对自己承包土地上的每一棵秧苗都像骨肉一样疼爱,对丰收在望的每一粒粮食、每一把青菜都看得极其金贵。然而,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一些贪图便宜的人隔三差五地伸出“三只手”。看着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被别人不劳而获,这些一贯隐忍的农民怒不可遏。可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武器”就是跳脚骂娘。骂人是个技术活,有的人在这方面先天性短板,除了嘟囔几句,只能暗自生气;有的人却能出口成章,骂得精彩而带有烈性。我们家的邻居张大娘在骂功上更是鹤立鸡群,她骂起人来,一天一夜不喝一口水,连骂三天一句都不重,因此成了“骂手”,常常被不会骂的人家请来“代骂”。就这样,小偷小摸惯性难改,村子里的骂声此起彼伏。整个村子,东西南北中,到处有骂声;太阳在骂中落,人在骂中醒。

我当时刚从部队退伍还乡,原想借着农村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大干一场,可面对现实我犹豫了:我没能力改变某些人贪欲的恶习,更没有办法阻止受害人的不文明。恰在这时,社会给了我一个机会,我选择了对逃避,离开故乡走向了城市,并在我工作稳定、生活得到保障后,把妻子及父母也接到了我的身边。

 十几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天,父亲跟我说,他在街上遇见了我们村的一个打工的,得知村上的五保户李大伯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李大伯与我们同宗同族,且有恩于我家。父亲腿脚不好,就要求我抽空回去看望李大伯。

 那是个星期天的上午,城乡公交车在我们村口停下,我刚一下车,赶集的乡亲们便认出了我。他们的穿戴比以前好看许多,一个个停下自行车、摩托车,对我嘘寒问暖。之后,我带着陌生感、新奇感,走在笔直宽阔的村道上,呼吸着农村特有的清新空气。终于到了李大伯家。李大伯已是癌症晚期,不能进食、不能言语,医生已无回天之力,只好让他在家奄奄一息地等待归期。大娘见我提着礼品,便心直口快地说:”你大伯已经人事不省了,大老远的,弄这些礼物干啥?俺家的礼品多得很哩。”说着,她拉开了身后的帘子,告诉我,这些是村委会送的,那些是民政所送的,还有本村三点子、大头叔、黑蛋以及乡亲送来的。礼品琳琅满目,而且都很上档次。我放下礼品,打断大娘的话:“张大娘还在当‘代骂’吗?”

 大娘淡淡一笑:“她早失业了。现在,有本事的年轻人都跑到城里挣大钱去了。离不开家的,靠两只手,小日子过得也舒坦。她如今天天钓鱼,几天前她还给你大伯送来两条鲤鱼哩!”

 我感慨道:“没人骂,村里就安静了。”

 大娘说:“静?那得看啥时候。白天来往的汽车会鸣笛,村里的大喇叭也经常安排个啥事儿,或者放放歌曲;一到夜里,那是真静,狗都不叫一声。”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喧闹声。大娘愣了一下:“咋啦?怎么听着那么多人在大呼小叫?”

 我让大娘照看李大伯,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离人群较近的地方听了半天,我明白了。原来,村里每年都进行一次十星级文明户评选活动,二歪家平常有些事情做得不讲究,集体评选时,村民仅给他家评五颗星。二歪家有两个待娶的儿子,大儿子的未婚妻听说他家是五星级户,非要解除婚约不可。眼看大儿子的婚事要告吹,二歪脸上挂不住,便求在村委会当副主任的亲戚在星级上报时动手脚。到发文明星级牌时,二歪家一下子变成了九颗星。这一来,村民火了,大家吵着闹着,要到县里找县长告状,看还要不要王法,文明星不是谁想送就送的。

 我好像突然又看到了农民狭隘、斤斤计较、小题大做和墙倒众人推的陋习:都是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了几颗星,竟撕破脸皮,让人家断送姻缘,怎么能这样折腾?趁他们不注意,我走开了。上公交车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后来,我的父母先后去世,他们临走之前叮咛我,一定要把他们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我考虑再三,还是让他们暂居在殡仪馆的逸安宫里。

 2015年国庆黄金周来临,妻子在网上搜索着到何处休假最理想,突然,她大声喊:“快来看!咱村里出大事了。”我过去一看,大吃一惊:我们村被评为市级文明村了。我不敢相信,可屏幕上白底黑字准确无误地写着。惊诧之余,我们当即网上购票,深夜启程,在第二天朝霞刚刚染红树梢时,我们回到了久违的故乡。

 村里的大喇叭响着。在转播中央新闻之后,村里女播音员土声土气地报道着各村民组的卫生、文化活动开展情况。

 村里鳞次栉比的楼房和村口的小公园里欢快而温馨。被花坛围绕的花园中心小广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随心所欲地排着参差不齐的队列,在轻音乐的伴奏中跳着半生不熟的舞步;公园四周的绿树下,三五成群的人们在一些健身器材旁或说、或笑,或扭着身腰进行各式锻炼。

一些超市早早开了门,生意人微笑着招揽到乡村游玩的城市客人。小饭馆更出新招。服务员都是清丽秀气的妙龄女孩儿,她们穿着清一色的蓝底印花小布衫,头上裹着有型有趣的洁白羊毛巾,扎着红头绳的长辫子在腰间摆来摆去,把人一下子拉回到历久弥新的乡风中。我们决定先吃饭,然后再看看村里的文明亮点。

我们正在吃饭,村里传来一阵鞭炮声,紧接着是人们奔跑的脚步声、呼喊声以及周围超市、门店“哐当哐当”的关门声。

 老板兴奋地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不知道,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女的叫赵小参,被评为全国第五届道德模范,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今天从北京回来。这不,可多大官都来送她。”

老板急不可耐地催促我们:“饭钱我不收了,我也得去看看,好用手机多拍些镜头传回老家,让我的家乡人都知道,我在这个了不起的村里做生意!”

 在喜庆祥和的氛围中,我和妻子在村子里过了6天。第七天清早,与乡亲们道别后,我们在马路边等车,妻子突然问我:“咱们很快就要退休了,将来还有必要住在城市吗?”

 我眼睛湿润了:“我知道,还有咱爹娘的心愿。”

 村头大喇叭又响了起来,又是那个女播音员的声音——

 “请注意!下面播送紧急通知,紧急通知:各位村民同志们,为祝贺全国道德模范赵小参载誉而归,宣扬她的先进事迹,弘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进一步激发我村精神文明建设更上一层楼,县豫剧团10时到我村慰问演出……”

 这个永远安静不下来的村庄!

 面对这个生我养我、洗涤我灵魂的村庄,我以一种赎罪的心情,把右手缓缓而庄重地举了起来——这是我退伍30多年后,第一个军礼!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