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文学

霜天漫过思归的心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09:50:51来源:驻马店网编辑:付琳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杨暖

这是苏过唯一传世的一首小令。词风清雅敦厚,淡而不哀,像一块素色的格子棉布,在清霜的冬夜徐徐抖开,素色、低温、质感,与苏过这个男子有着浑然一体的气质。这也是我喜欢这首词的原因之一。

了解苏过的人都知道,他是苏东坡的小儿子。童年,赶上苏东坡遭贬下狱,中年随父亲颠沛流离再贬到黄州耕读为生,晚年,苏东坡流放海南,也是苏过放下家眷,独自一人天涯海角地陪伴、照顾父亲。苏过的前半生,亦是随着苏东坡的流宦生涯,在频繁的迁移流落中长大的。

可以这样说,特殊境遇和家庭环境中长大的苏过是儒子,是人子,更是一位命中注定的游子。

或是秉具了母亲王闰之的温娴敦厚和父亲苏东坡的飘逸旷达,苏过性情平淡宁静,无论居家还是为官,都不曾改变厌仕而慕陶的人生哲学。而半生的天涯流落,更在他的记忆里烙下深深的痕迹。

也许是一个晴朗的冬夜吧,怀了心事的苏过无意入眠,遂起来在廊前踱步、徘徊。下榻的城外本就郊寒岛瘦,夜半时分,更是山深江静,了无声息。

廊前站了良久,起霜了,大片银白的清霜映着月色,分不清是月还是霜……一股渐渐升起的清寒直透入骨,多想喝杯热酒暖暖身,可是,“好个霜天,闲却传杯手。”此时此刻,天上星子如瀑,地上独立一人,那个可对饮可畅谈的良友在哪?

窗内,一豆灯光;窗外,唯有一枝斜斜入窗的寒梅,梅影与人影相伴,看那远方新月下寂静的江山,想起多年来官场上乱鸦啼鸣的聒燥,诗人生出了浓烈如酒的归隐之意:“君知否,乱鸦啼后,归兴浓如酒。”

此方,已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他独自伫立在清霜满天的月光下,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清醒。身后梅影斜斜的小窗灯影,更撩拨着一个人隐藏于心的温情和厚意,他想家了吧,想起了清谈对饮的父亲兄长,或许还想起了小窗伴读的妻……白天人群中隐藏的这些情绪,终于,在这一刻泛滥成霜,成海。月夜霜天之上,这个男子内心强烈的渴望,早已飞过千里万里,回到了那个让他眷恋温暖的地方。

作为一个北客南来的游子,这样的情怀,我也曾深刻体会过。在异地的酒店,旅途的车上,或独自走过的街头。一棵树,一幅画,一首歌,或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都能将行在路上的我们深深打动。那一刻,内心如酒,如棉,如水,一种叫情怀的水波将我们团团围困,无以突围。正如沈从文在湘西船上写给张兆和的那句话——看到水时,我想你。

体会到了,才知道,他并非刻意煽情,而是那一刻真的浓烈如酒。唯此,真的无以释怀。

也可以说,这只是一种浓烈的情绪,思家,思乡,或思念某个人,它在某时某刻扑面而来,叫人猝不及防地击中,无饮而醉。

我想,千年前的那个冬夜,孤寂和清寒的霜月,定是拨中了苏过心中的那根琴弦。思归的心如霜天漫过,一曲娟娟弦歌,在他的内心涌起,薄薄的,凉凉的。诗人准确捕捉到这种雾一般稍纵即逝的情怀,并以清雅如霜的行文,写下来就是这一首《点绛唇》:“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起来搔首,梅影横窗瘦。好个霜天,闲却传杯手。君知否,乱鸦啼后,归兴浓如酒。”

天大亮了,清早推开院门,好个霜天呵!诗人踏着昨夜的清霜上路,将那浓烈如酒的情怀掩在身后,掩在月色里。并在下一个无眠之夜,不约而至。

杨暖专栏:田园暖风

wangy171122.jpg 

主要内容:书写乡居见闻、田园生活札记。

个人简介:杨暖,河南确山人。中山大学古代文学研究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佛山文学院签约作家。山野间长大的80后女子,客居南方10年,多年沉迷中国古典文化的情怀,在书卷与自然中,返璞归真,安静守拙。陆续在《羊城晚报》《珠江时报》《井冈山报》开辟专栏。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