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摄影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
首页 > 文化网 > 名人堂

陈传龙与《中原匪事》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4日09:00:38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评论: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晚报记者          /

近日,我市作家陈传龙的长篇小说《中原匪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首印7000册,在新华书店公开发行。新书一上市,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卓越亚马逊网、中国图书网、标准书目网、博库书城、广购书城等同时上架,并在显要位置进行推荐。阅读过此书的文学爱好者们高调赞扬了《中原匪事》,称它是:“一曲绿林好汉的慷慨悲歌,一组山寨兴衰的历史写真,一段不屈男儿的抗倭实录,一部让人扼腕的土匪传记。”

121,记者对陈传龙进行了采访。陈传龙创作《中原匪事》十年来,六入山区考察,采访当事人数十位,查阅史料数百本,十易其稿,将写实性、传奇性和文学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融通俗与高雅于一体,是一本很具可读性和艺术性的历史文化小说。

 jish15124.jpg

陈传龙

创作《中原匪事》的动机

jish15123.jpg 

《中原匪事》一书的封面。

“我早就想写《中原匪事》,因为我对驻马店的厚重文化的了解得很深。”近年来,陈传龙创作了不少关于驻马店的长篇历史文化散文,在《驻马店日报》、《天中》、《天之中》等报刊杂志发表,有些文章获得了全国性奖项,其中《源于驻马店的戏曲故事》被收入最新版《驻马店人手册》,谈起《中原匪事》,陈传龙告诉记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陈传龙的老家泌阳城东关大桥边,住着几个残疾人,经常沿街乞讨。百姓并不怜悯他们。听老年人讲,这几个残疾人曾经当过土匪,跳崖时摔断了腿,罪有应得。对于百姓的态度,这几个残疾人从不辩解,默默地乞讨,默默地生活。他们的身影在陈传龙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随后,陈传龙得知王老汉(即王国华,竹沟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在泌阳打游击的故事。这为陈传龙日后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从那时起,陈传龙经常到旧书摊搜寻地方史料,多年下来,搜集了数百本,他对驻马店的历史有了深入的了解。

为了将历史文化散文写得扎实、富有内涵,陈传龙重访了许多乡镇和历史发生地。采访过程中,他了解到不少土匪的传奇及不少共产党游击队、新四军的故事,也了解到不少共产党与土匪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王远老汉是位极具传奇性的人物,他的故事在泌阳、确山、唐河一带流传得非常广泛,毛主席称他为农民领袖,刘少奇称他为改造土匪的博士,彭雪枫称他是中国的夏伯阳。随着了解的深入,陈传龙对土匪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他觉得,用散文不足以全面反映这片热土上深厚的民俗民情和文化内涵,他决心写一部长篇小说,全面再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驻马店各个阶层的生活。

就这样,陈传龙一面广泛阅读文学作品,一面深入实地采访,搜集口口相传的故事。陈传龙发现,百姓对土匪有着极为复杂的感情,并不像影视和文学作品描述的那样,几乎一边倒地将土匪描述成杀人恶魔。相反,有些地方因为有土匪驻扎,百姓的生活反而更安定,客观上土匪做了不少对百姓有益的事。特别是在抗击日寇方面,土匪并不懂得大道理,也并不是出于爱国热情,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凭一腔热血与日寇拼死抗争,演绎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

陈传龙还发现,土匪并不仅仅偏居在山林,而是与现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于正规军收编土匪的例子更不胜枚举。被称为小延安的竹沟,为抗日前线输送不少新四军,其中不少将士就是收编的土匪。土匪提着脑袋混饭吃,不少土匪都是玩刀枪的高手,编入正规军之后,作战能力更是不可小觑。

了解到这些,陈传龙认为,若按传统的写法反映驻马店发生的故事,缺乏新意,他决定另辟蹊径,以特视的独角来演绎土匪。但是,关于土匪的小说很多,如果纯粹写土匪传奇,难免落入快餐文化的俗套,缺乏生命力。权衡再三后,陈传龙认为,应该把小说的传奇性、写实性和文学性有机地结合起来,融通俗与高雅为一体,适合各类读者。

十年磨一剑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陈传龙2006年开始了创作。

陈传龙是业余作者,白天上班,晚上创作,每天写到深夜,有时甚至写到天亮。创作的艰苦超乎想象。那一段时间,陈传龙沉醉于虚构的世界中,梦境中经常出现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有几次还和小说中的人物对话。土匪头子赛秦琼回家探母,在雪地里跪了一夜,大雪埋着了身子,娘硬是不见他的面……写到这一章时,陈传龙止不住热泪横流,抽几支烟,情绪还平静不下来,又洗洗脸,心情还不能平静。

那一上午,他都没办法再写下去。每到休息日,他就把家人打发出去,关掉手机,从早上写到晚上,一坐十几个小时,不吃饭不休息。

陈传龙的创作常常被琐事打断,内心涌动的创作激情不能付诸笔端,他十分苦恼。后来,他找到一间小房子,借来一台旧电脑,中午下班到小屋里写作,到了上班时间,匆匆去上班,下班后草草吃点饭,再把自己关进小屋,直写到夜深人静,才回家吃饭。

陈传龙在现实与虚构的世界里穿梭,一天几次转换角色,一会儿穿越到几十年前,与那个时代的人物对话,与他们同快乐同悲伤;一会儿又返回现实,履行单位职工的职责。每每从久远的年代回到现实,他的思绪长时间不能回到现实,仿佛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管生活、工作多么不顺心,只要一进入创作状态,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语言运用上,陈传龙也是动了一番脑筋的。既是以土匪的视角反映社会,土匪黑话是绕不过去的难题,脱离不了真实的语境,如果让土匪说普通人的大白话,显然缺乏真实感;如果让土匪全部用黑话对白,没有多少人能看懂。经过深入思考,他决定让土匪的普通语言中夹杂着黑话,既能让读者看懂,又不失土匪的语境。为了让小说语言与人物的身体相符合,在叙述语言上,采取普通语言与黑话相结合的方式,同时,小说中还运用了大量驻马店方言,有着明显的驻马店特色。

记者了解到,《中原匪事》一书的语言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叙述对象的不同而变化。比如,山寨里有个老秀才,饱读诗书,精通文墨,老秀才与别人的对话就采取半文半白的语言风格。老秀才写的《檄文》、《祭文》完全用古文。再比如,驼铃梁云中蛟负责给被绑票的人家送信,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他的语言风格是口齿伶俐,话语中多用俏皮话、歇后语、谚语。

长期超负荷的劳作,让陈传龙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写作进入第二个年头,他的身体彻底垮了,十几种病缠身,腰疼头疼脖子疼胳膊疼,坐着写不下去了,蹲着写,蹲着写不下去了,跪着写,用电脑写不下去了,用笔写……

经过3年的努力,洋洋洒洒百万字,《中原匪事》的草稿完成了。又经过几年的修改,陈传龙觉得满意了,就寄给作家出版社。编辑看后却指出了不足:伏笔太多,故事松散,情节不精练,剪裁和提炼功夫欠缺,且对情色和暴力血腥场面过于沉溺。编辑将小说推荐给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公司非常看好这部还不成熟的小说,买下了电影电视剧改编权,合同期限6年。当时,《驻马店日报》、《天中晚报》都刊登了此消息。

按照编辑的意见,小说还要进行修改。小说是个有机的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删除部分故事情节后,会留下很多漏洞,就要重新设计人物和情节,不比重新创作难度小。陈传龙望而生畏了,他不想再碰那部小说。他把自己的兴趣转移到了地方文化上,集中精力创作驻马店历史文化散文。编辑催促几回,陈传龙一直下不了修改的决心。直到2012年末,编辑又催促他,他才下决心修改。

正是过年时节,大家都准备过年,单位的工作少了,有了空闲时间,陈传龙埋头于修改小说。除夕夜晚,家家团聚,鞭炮齐鸣,陈传龙还在小说的世界里遨游。他也想停下笔,加入到欢乐的行列,但为了保持创作激情,他硬是强迫自己坐下来,继续修改。放假期间,他谢绝了亲朋好友的邀请,忍受着寂寞和孤独,天天写作十几个小时。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他的眼睛变成了高度近视。

又经过几年的艰苦劳作,小说终于在2015年春节期间定稿了。从动笔创作到定稿,历经10年,修改10遍,将百万字压缩到60多万字,整整删掉一本书的容量,其难度可想而知。

201511月,《中原匪事》出版了,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公开发行,版税10%,各大网络书店均在显要位置作了推介。一时间,好评如潮,销售异常火爆。

一部展现驻马店地域文化的力作

陈传龙系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天中文化研究会理事,现供职于市运管局。他创作的散文《山妞》获第二届吴伯箫散文奖,中篇小说《裸女》获第三届长江杯网络小说冠军,《疯女》获第四届亚军。

《中原匪事》一书中出场的人物有200多个,按身份来说,有土匪、共产党、新四军、游击队员、国民党、日寇、汉奸、红枪会员、民团组织、地主恶霸、仁义财主、本分农民、良家妇女、民间艺人、武术高手、县长、秀才、教师、乞丐、和尚、道士、妓女、染匠、石匠、剃头匠、榨油匠、货郎、义和团领袖、“二七”大罢工会员、北伐名将等。此书中浓郁的民俗民情、鲜明的地域特色,再现了天中百姓的生活画卷。原汁原味的土匪习俗,丰富多彩的土匪黑话,千奇百怪的土匪活动,诡谲怪诞的土匪规矩……此书在全国公开发行,对于宣传驻马店历史文化、民俗文化,展现驻马店人的风采,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