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当代文化 音乐

天中音乐文化漫议系列之十四

2015-05-26 08:28 href="javascript:;">驻马店网驻马店网 xmx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 天中音乐文化漫议系列之十四 铁骨柔肠横山情□ 陈 岭神宗,万历年间(1594年)前后,汝宁(今汝南)知府赵南星著《芳茹园乐府》中多采用【劈破玉】【金纽丝】等俗曲。神宗

 

天中音乐文化漫议系列之十四

 

铁骨柔肠横山情

神宗,万历年间(1594年)前后,汝宁(今汝南)知府赵南星著《芳茹园乐府》中多采用【劈破玉】【金纽丝】等俗曲。

神宗,万历年间(1600年)前后,汝宁知府赵南星写的《横山烈妇》为民间艺人所演唱。

上述条目出自马紫晨著《河南曲艺史程概要》,内容撰写得规范、方正而又简约。可能是受体例限制,呆板的方块字表述,似夜空流星,空旷寂寥而无生机。但刻录在我记忆中故乡的横山烈妇故事,还有民间艺人泣血含泪的俗曲演唱,像一出凝重、悲怆的情景剧,栩栩如生电影般常常浮现在眼前。

明,汝宁府后衙。

冷风透窗,灯火如豆。伏案依曲填词的年轻官员,情随意走,和泪蘸墨写下《横山烈妇》五字标题后,略略审看,便一发而不可收地写下去。殷殷柔情泄于笔端,拳拳胸臆度之曲谱,真可谓字字含怨、句句泣血。一介书生,刚刚进士任职汝宁的年轻官员,面对明朝后期吏治腐败,政治黑暗的现实,虽无回天再造之术,却能拿起音乐演唱的武器在自己分管的一亩三分地“干预生活”,其社会担当精神也着实让人敬佩。当写到动情处他拍案而起,横山一案,不分青红皂白草菅人命,法理焉在,天理何存!为民请命的精神,咄咄问责的运笔行气,撩拨得年轻官员热泪长流,至更漏将尽的子时,他终于一气呵成了《横山烈妇》词作。

写罢,官员舐笔捋袖,意犹未尽。推窗凝视星空,五更寒气扑面而来,他不禁打了个激灵。刹那,又定神润笔,一蹴而就了振聋发聩的补白。译成现代语言亦是:

“我为横山烈妇作词,热泪簌簌不可禁焉。草根民妇,为夫殉节,可比烈士。真阳(今正阳)县吏,诬良为盗,草菅人命,又禁烈妇之名不予彰表,痛心哪!当官不为民做主,还掩耳盗铃自作聪明,愚蠢之极。我知古人之制,失刑则刑,失死则死,不可易也。”补白之后的时间、落款:“万历年秋,九月初七,司理梦白识”。

字字千钧,掷地有声!真可谓正气凛然留青史,铁骨柔肠横山情。

《横山烈妇》艺文一经出手,很快传到府辖诸县。民间艺伶唱曲者,处乱世之苦难,历生活之艰辛,不禁聚众讴歌诵唱此词,一时流传甚广,引起了很大轰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笔者下基层收集曲艺音乐资料时,民间艺人还津津乐道此事,可见其影响深远。毋庸置疑,曲词的悲痛和呐喊,触及了明代社会现实,代表了当时良知之士和百姓的政治诉求。当然,这种揭露官场底色的演唱,离不开强势人物的介入。只有这种介入,才能使地方的域情在日常生活中凸显出来,才能揭露为官不为、胡为的乱象,还社会一个吏治清明、人文关怀的常态。显而易见,这位年轻官员切中时弊的纪实创作,民间艺伶动情的讴歌演唱,才是演唱产生轰动效应的关键所在。

这位介入说唱纪实文学的创作者姓甚名谁,何时任职汝宁府?

他是赵南星(1550年~1627年),字梦白,明代散曲作家,高邑(今河北高邑县)人,万历二年(1574年)进士,任汝宁推官,官至吏部尚书。为政期间革旧弊、任贤能,概然以整齐天下为任, 系东林党的首领之一,与当代权奸魏忠贤势同水火不容。终年七十八岁,死后谥忠毅。

说来也巧,多年前,当我百般无聊地躺在大栅栏旅馆,翻读随身所带的《重修汝宁府志》中的正阳艺文篇《横山烈妇》时,突然有了去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想法。原因是连续十余天夜晚观看艺术节演出(当时任职地区创研室,赴京观摩学习),确实有点审美疲劳。在博物馆浏览文物时,当走到一柄黧黑的铁如意展台前,我好奇地停了下来。玉如意见过不少,铁如意还是第一次看到,便饶有兴趣的俯身观看释文——铁如意。银章葵首桥腹,首绘天骥,腹有缕文:“钧而无铠,廉而无刿,以歌以舞弗若是,折为君子之器也。赵南星题。”

据传,赵南星所制铁如意,分赠东林党人各一柄,其用意是预备痛击权奸魏忠贤的,后人慕其名对它题咏很多。如清代王文治《赵忠毅铁如意歌》道:“伟哉如意铁铸之,非刀非剑含铓锣。奋袂一击虽不中,奸魂已逐如意飞。”还有曾国藩《题明赵忠毅公铁如意》:“世事万端不称意,唯有此铁还可人。誓将袖椎击逆竖,休教铸错污君亲。”

睹物生情,马上联想到读过的赵南星《横山烈妇》艺文,心中某种冲动油然而生。由于种种原因,冲动今天得以了结,实乃是一番人生历练的感悟。我为能认知赵南星,见其击恶打黑的重器铁如意而深感欣慰。

“胸中元自有丘壑,故作老木蟠风霜。”铁如意传奇主人公的社会担当,横山民妇个体生命际遇的纪实——两者相叠加,在不知不觉的时空穿梭中营造了原生态场景,并把笔者带进了无尽思考与震撼的历史瞬间。

万历年间的某日傍晚,日薄西山。天边一抹血红。秋暗风冷,鸦噪枯树。

一张书桌、两把竹椅,《横山烈妇》演唱在山脚下开场。

桐木一块,朱弦数根。雅歌清唱的时令小曲入飞泉,上古寺、泣市井,曲家以讲唱文学的叙述方式,一曲复一曲,似行云流水潺潺而来:

兔丝蔓女萝,生死不相离。

生为横山女,嫁为横山妻。

夫长苦田亩,妇也自恭妇。

结发记微躬,恩爱讵可移?

艺伶微起朱唇吟唱,古琴幽幽协韵,伴随着凉丝丝的山风在横山脚下荡漾、延伸……

磙磨柴垛上站立的听曲农叟,流水桥畔蹲坐的听唱樵夫,正揪心地聆听着发生在家乡的往事。

横山,系伸入豫南中部的伏牛山余脉。坐落于正阳县城西四十里处。西与连绵不断的岗岭墩阜确山交界。清修《正阳县志》这样记载:“正阳纵横百里,广野平原。无高峰峻岭之可纪。唯横山苍翠,雄镇西陲。”就是在这山悬孤石,翠屏西出的横山脚下一个小山村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酿就了惨不忍睹的事实。

琴韵呜咽。继续着的歌声如泣如诉:

食贫馀一载,清契如一朝。

何意遭凶荒,四野无寸苗。

载路尽饥人,哭声何嗷嗷。

东邻夫相弃,西邻妇亦逃。

可怜哪!山民们食不果腹已经一年有余,官家却视如一朝不管不问。大旱凶荒,四野寸苗不长,路上尽是饥饿寻食之人,哭声震天骇地。痛心呀!为了活命,夫妇相弃,各自出逃。多么凄惨的景象!可横山小村有一对夫妻,大爱不言弃,愿同生死共患难,其爱情是何等的忠贞!

 “愿以身终始”“忍饥待命尽”。

曲词唱到这时戛然而止,出奇静谧。艺伶泪汪汪,仰望着残阳如血的天际,仿佛在为生命的礼赞祈祷。渐渐地,幽幽琴声变得紧张起来,接着演唱的是在四周无鸡狗、百里绝人烟的绝望中,盗贼群起,举着锄头、扫帚当武器,白昼行劫掠,聊供为朝餐的乱象局面。笔者要问,面对天灾人祸,府县官吏又在忙什么?农业立国的大明王朝,民以食为天的道理,难道还能像教蒙童那样给这帮酒囊饭袋办培训班吗?痛心的是,被称为父母官的这些大官们,在灯红酒绿推杯换盏后,还真是忘了“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千年古训,任性胡为起来:

不闻赈灾民,但云擒盗贼。

所遇即为盗,何论真假为?

真盗如流星,急步不可追。

田夫饿无力,擒之如擒鸡。

接下来便是太守对县吏处决“盗贼”工作的荒唐安排。为了节省篇幅,也为了不让太守、县吏下令以乱石“须臾尽捶死”农夫的暴行玷辱这洁白的纸张,敬请读者原谅我对该段艺文的删节。略去过程,续接到结果的原现场吧。

琴声嘶哑,哀且悲极:

飞鸟啄肝肠,野草涂膏血。

横山妇忽闻,其夫尸在野。

仰天大嚎哭,泪如飞雨下。

疾步至尸边,安能遽识者!

反复众尸中,仅可辨其形。

抚之忽一哭,已死而复生?

谁者乃为盗?吾夫婴其凶。

负之涤清泉,解衣以覆蒙。

抚之再一哭,气绝命顿倾。

愁云起天上,白日暗无精。

路人尽陨涕,哀哉摧心胸。

行者方以目,谁敢传姓名?

竟与夫同葬,以明结发情。

冤气凝不散,夜雨双悲鸣。

天地终枯槁,此恨不可平。

曲词至此结束,愤懑继续张扬。可以想象,那激荡清波、情动山峦、声飘入云的悲怆演唱,一定在山民的内心深处涌动着持续的强烈共鸣。这种共鸣,从历史人文的角度讲,体现了芸芸众生在封建社会的生存状态中,苦苦寻求着做人的尊严,在苦苦寻求尊严中又苦苦渴望着正义公平的法制梦想;从音乐社会学的角度讲,《横山烈妇》寄托哀思,阐发正义之演绎,看到的不仅是天中音乐文化激浊扬清的矫健舞步,更是千百年来以人为本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长盛不衰、后继有人的历史必然。

竹生崖畔,不扶自直;松傲霜雪,以显定力。赵南星行走于仕途,坚持官德的人生操守,典籍彰显,后世旌表,吾辈深深缅怀。羊年清明返乡扫墓,驱车确(山)正(阳)古道,眺望苍翠横山,思古成句,兹录于后,权当本文之结束语:

清明驾车归故园,临风凭吊望横山。

铁骨铮铮雄文健,柔肠悠悠哀曲寒。

花香渐送人事远,鸟语急报物华迁。

遗址变换新市井,幢幢楼房报家安。

 

责任编辑:xmx

(原标题:驻马店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