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新闻 情感

赶集

2021-11-02 08:17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付琳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我身穿棉裤袄,但很薄,躺在架子车上瑟瑟发抖。“我不瞌睡了!”个子低,走路自然就慢,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但很快就不冷了,再后来竟浑身冒汗,嘴里哈出来的全是热气。1967年腊月的一天,我又一次跟三叔一块儿赶了一趟河上街大集。可我们往后一看,车子上的红薯一块也没有了。

文/王栓紧

我还在熟睡之中,三叔敲着我的床帮叫道:“孩子乖,快起来,上街哩!”我揉着惺忪的眼睛很不情愿地说:“我还瞌睡着呢!”三叔哄我说:“一会儿你躺架子车上睡,再晚了就赶不上集了。”听了,我赶紧穿衣跟三叔一起出发了。

那是我十二岁时腊月的一天,北风刺骨,气温极低。

我身穿棉裤袄,但很薄,躺在架子车上瑟瑟发抖。不一会儿,我就对三叔说:“叔,我不睡了,我下去走哩!”三叔说:“你不是瞌睡吗?”“我不瞌睡了!”我下了车子就徒步跟着走。那时的我个子很矮,不足一米三高,可能是我一出生就吃大食堂,营养不良的原因吧,年龄见长而个头不见长。个子低,走路自然就慢,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但很快就不冷了,再后来竟浑身冒汗,嘴里哈出来的全是热气。就这样,大概走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河上街五一路粮食市场。那时天还没有大亮。

车子刚停下来,就围过来不少籴粮食的。人们向我三叔一问价格,就争相往他们布袋里倒。刚才出了一身汗,一停下来,冷得我浑身发抖。三叔正在紧张地称秤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走向我,亮出袖筒里的刀子,凶神恶煞地瞪了我一眼,背上几十斤麦子扬长而去。我眼看着黑衣人走远了,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三叔问我原因,我告诉他麦子让人家背走了。三叔听了并没有指责我,而是安慰我说:“孩子乖,不哭,丢就丢了,只要人没事!”我可是来给三叔帮忙的呀,忙没有帮上还帮了倒忙,我很难过。现在想起这事,我还感觉到:那时的我太窝囊了。

1967年腊月的一天,我又一次跟三叔一块儿赶了一趟河上街大集。那年我二十岁。

为了置办年货,我们拉一车红薯去卖。天气虽冷,但一路上我俩说得热火朝天。他给我讲他进窑厂、下煤矿是多么苦。他还说没想到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等两年就可以住上新瓦房了。我给他说我过去是多么想说书,但现在不想了。他问我咋变化恁快,我告诉他,可能马上要恢复高考哩。我还吹嘘说,到那时,我一定能考上大学。走着说着,不觉已经到了粮食市场。可我们往后一看,车子上的红薯一块也没有了。原来车帷子没有勒紧,红薯全从后面漏掉了。

面对此情此景,三叔竟没有生气,却“咯咯”地大笑起来。笑罢,还高兴地对我说:“孩子乖,这可省事了。走,喝豆沫吃油条去!”

责任编辑:付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