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文化 文化资讯 文化风采

我家的“人世间”故事丨荷包蛋香传母爱(张亚杰)

2022-04-01 10:18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杨姗姗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每次姥爷来,妈妈都会把梁上的竹篮取下来,给姥爷煮一碗荷包蛋,妈妈煮的荷包蛋特别好看,蛋清成了一件小裙子,包裹着圆圆的蛋黄。荷包蛋做好了,妈妈会对着我和哥哥使眼色,哥哥就会拉着我往河堤上奔跑,越跑离家越远。

天还不亮,和往常一样早起给孩子做早餐。开火、倒油、煎荷包蛋。动作娴熟,一气呵成。望一眼窗外,春寒料峭中花朵被昨晚的风雨吹落了不少。起雾了,透过烟雨迷蒙,忽然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家在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养几只鸡。鸡蛋是个非常金贵的东西,一般都是攒着待客,或者换一些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平日里很难上桌。

我小时候体质不好,总是生病。有一次,从早上起床我就很困,没有一点精神,妈妈用手摸摸我的额头,赶紧喊:“她爹,妞又发烧了”。爸爸说:“剪点槐树枝和鸡蛋一起煎煎能治感冒。”妈妈催着他赶紧骑上自行车去找槐树枝,又喊哥哥把卧室梁上悬挂的竹篮取下来,因为家里老母鸡下的鸡蛋都在那个竹篮里。然后妈妈就不停地抚摸着我的额头,急切盼望着爸爸快点出现。终于,听见自行车的响动,妈妈和哥哥几步跨到门口,妈妈接过爸爸手里的洋槐枝拿去洗干净。哥哥接过爸爸的自行车推到屋檐下放稳。妈妈拿着家里盛饭的大勺子,在火上烧热后倒上油,把洋槐枝和鸡蛋放在热油里一起煎。香味从厨房传出来,哥哥、姐姐和我都被荷包蛋的香味吸引过去。洋槐枝有苦苦的味道,我皱着眉头不想吃,妈妈说必须吃掉,哥哥和姐姐投来羡慕的眼光,但是,没有人说话,大家认为这个鸡蛋就是我的退烧药。说也奇怪,我真就退烧了。第二天又开始活蹦乱跳,记忆中,那个荷包蛋是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荷包蛋。

鸡蛋照旧放在竹篮里悬挂在房梁上。妈妈整天下地干活,没有时间去姥爷家,姥爷就会偶尔来我们家看看。每次姥爷来,妈妈都会把梁上的竹篮取下来,给姥爷煮一碗荷包蛋,妈妈煮的荷包蛋特别好看,蛋清成了一件小裙子,包裹着圆圆的蛋黄。荷包蛋做好了,妈妈会对着我和哥哥使眼色,哥哥就会拉着我往河堤上奔跑,越跑离家越远。妈妈就会喊姥爷吃荷包蛋,姥爷会说,喊孩子们回来吃。“猴孩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天到晚疯跑不着家,等他们回来荷包蛋也凉了,不好吃了,再说他们也不喜欢吃。”妈妈把碗和筷子递到姥爷手里,催着姥爷快点吃。

妈妈自己从来都不吃荷包蛋。后来,生活越来越好了。家里鸡鸭鱼肉都不缺了,我也成了孩子妈妈。带孩子回家看我妈的时候,还没有坐稳,妈妈就又开始忙了。她忙着去厨房生火,给孩子煮几个荷包蛋。煮好后招呼我儿子:“快来!姥姥煮的荷包蛋凉了就不好吃了。”

那一刻,忽然泪目,这么多年,荷包蛋永远都是家里老人、孩子的专享,而我妈妈已经是姥姥了,她自己仍然舍不得给自己煮一碗荷包蛋。在她心里,荷包蛋是她对家里人最实在最无私的爱。

一阵风吹来,拉回了我的思绪。锅里的荷包蛋也已经煎好了,我去招呼儿子吃早饭。母爱,在无形中传承下来。

(作者单位:上蔡县聋哑学校)

责任编辑:杨姗姗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