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艺术鉴赏 眩宝

卢浮宫金奖是“巧克力”做的金奖

2015-10-12 16:23 href="javascript:;">中国文化报中国文化报 fl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原标题:卢浮宫金奖是“巧克力”做的金奖  雷米·艾融  由法国政府提供给法国艺术家协会的办公大楼  编者按:众所周知,近年来,法国巴黎卢浮宫卡鲁

原标题:卢浮宫金奖是“巧克力”做的金奖

  雷米·艾融

  由法国政府提供给法国艺术家协会的办公大楼

  编者按:众所周知,近年来,法国巴黎卢浮宫卡鲁塞尔厅已成为国内一些艺术家“海外镀金”的重要场所。卡鲁塞尔厅由谁管理?在此举办的若干展览和各种奖项幕后推手是谁?与此关涉的法国艺术家协会(la Maison des Artistes,简称La MdA)及法国全国美术会(Société Nationale des Beaux Arts,简称SNBA)是什么样的组织?这一系列问题并未被清晰呈现。

  对此,本报曾推出《艺术展览的“海外镀金热”》(2014年9月14日)、《“卢浮宫艺术金奖”是什么奖》(2015年7月19日)等报道予以关注和探讨。2015年10月2日,中国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张弓通过越洋电话专访法国艺术家协会主席雷米·艾融(Remy Aron),试图从他的解答中对此有更多揭示。经作者张弓授权,本报特刊发此篇专访。

  让中国艺术家相信这些奖项是卢浮宫博物馆颁发的,这是谎言,需要谴责和揭发这些虚假广告。

  卢浮宫卡鲁赛尔厅担上这么一个恶名,这确实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因为事实上卢浮宫卡鲁赛尔厅确实是举办中法之间文化艺术展的一个非常好的地方。

  问:提起卢浮宫金奖,中国人不得不提大名鼎鼎的法国SNBA以及该协会主席米歇尔·金(Michel King),而La MdA对于中国艺术家来说显得比较陌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状况?

  雷米·艾融:我十多年来经常来中国,每年都要来好几次,对中国非常关注,与中国的很多艺术家是多年的好朋友。但是我确实没有注意推广La MdA在中国的知名度,因为我们协会在中国的政策圈和艺术界众所周知。最近我才发现,我们机构的名字翻译成中文是“艺术家之家”,这显然太过于“温馨”了,显得不像“中国美术家协会”那么官方和正式,加上我们的缩略词La MdA在中国的知名度很低,所以也容易被误读或者误导。我不想干预SNBA,但是他们在中国的宣传确实很成功。目前来说,我们的当务之急在于让中国的艺术家和大众,更加了解在法国工作的艺术家和艺术组织的现实情况。

  问:由于SNBA广泛宣传说他们是法国唯一全国性的艺术家协会,使得中国人更相信SNBA才是与中国美协或书协具有对等地位的法国最权威的艺术协会。而你说La MdA才是唯一官方授权的在法国的全体艺术家协会,请问如何让中国人相信La MdA更有官方权威性和法国艺术的代表性?

  雷米·艾融:首先我不想谈SNBA,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La MdA毫无疑问是最能代表在法国工作的艺术工作者的艺术家协会,SNBA与之没有任何可比性。La MdA有两个相辅相成的主要使命:一个是受国家委托管理所有在法国注册的视觉艺术家和造型艺术家的社会保障金的管理,就是说,只要你在法国卖画,从你第一个欧元的收入开始就要到La MdA缴纳社会保障金;国家赋予我们这个使命,主要是因为我们协会始终坚持的第二个使命:为艺术创作者的职业生涯服务,包括提供信息、行业维权、互助和各种支持来改善艺术工作者的工作条件。目前,在La MdA登记的艺术家有5.5万名,其中1.8万名加入了我们协会成为会员。

  SNBA早期是由一批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发起的,在历史上做出过重要贡献,但是今天的SNBA已经今非昔比了。从今年夏天开始,我要感谢法国和中国的华文媒体,他们大量的报道,使得正确的信息得以传递出去,应该说公众对La MdA已经有所了解。为了让中国公众更明白,我们自己也在La MdA的网站加上了中文介绍(链接:http://www.lamaisondesartistes.fr)。

  问:近期由于法国中文网记者的介入调查及相关报道,我们才知道SNBA并不是法国唯一的、最大的美术家协会。假如没有中国国内针对卢浮宫金奖真相的系列报道和评论文章,你是否仍然听之任之发展下去?

  雷米·艾融:首先,法国的艺术协会和组织有自由颁发任何奖项的自由;中国的艺术家也有收受他们喜欢的任何奖项以及判断这些奖项价值的自由。如果有人愿意收受SNBA颁布的奖项,这是他们的自由,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让中国艺术家相信这些奖项是卢浮宫博物馆颁发的,这是谎言,需要谴责和揭发这些虚假广告。现在大家都知道卢浮宫卡鲁赛尔厅只是一个商业展览中心,有非常好的展览厅,可以做很棒的展览,但是除了地理距离近和同属国家资产之外,二者没有任何隶属关系。

  管理卢浮宫卡鲁塞尔厅的是法国一家著名的展览场地管理公司Viparis(微巴黎)。巴黎甚至于法国绝大多数的大规模的展览场地都是他们管理的,比如说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Porte de Versailles)、 巴黎北方展览园区(Parc d\' exposition Paris Nord)等等。

  问:你说过希望SNBA能够公开道歉,如果SNBA不愿公开道歉,你们下一步将会采取什么措施为La MdA正名?

  雷米·艾融:我的主要意思是他们应该立即停止故意混淆视听的宣传,比如说在SNBA中国网站上宣传说他们是法国最大的全国性艺术协会,并且在其间未经允许使用我本人的照片,这明显是误导,这不仅是La MdA的形象损失,也是对我个人肖像权的侵犯。所以我要求他们停止侵权行为,并向中国艺术家解释清楚这个状况,我希望他必须这么做。如果他不这么做,那么我是不是要到中国去跟他打官司呢?这很复杂,但是可能需要进一步采取措施。在目前的情况下,我比较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了事实真相。很多新闻工作者功不可没,我们自己也为此做了很多工作。

  问:你在接受法国中文网记者采访时说SNBA对于参展艺术家所提出的价格,是一个巨大的耻辱,更是所有艺术展的耻辱。请解释一下产生这种巨大的耻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既然是一种巨大耻辱,法国官方和卢浮宫官方为何一直没有公开制止?

  雷米·艾融:首先我要重复一点,艺术家是成年人,有购买任何合法产品和服务的权利,只要中国艺术家高兴出钱参展,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

  我说这是耻辱,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作为艺术展览,(SNBA向参展的中国艺术家收取)2200欧元的高昂价格简直就是高利贷,因为艺术展的目的首先是为了维护艺术家的利益,我们知道艺术家大多数收入不高,他们的所得与付出相比微不足道,所以这样的价格是一个耻辱。除此之外,还有每周3.6万元人民币的旅游费用和2.68万元人民币的陪同费用。很显然大多数艺术家是付不起这么高昂的参展费用的。另一方面,我坚持艺术展览原则上应该免参展费,因为他们不但要出作品还要出钱,哪有这回事?高利贷就更加荒唐了。你办一个音乐会,然后你跟音乐家说,你不但没有报酬,而且还要交场地费,这不是很荒唐吗?为什么一个画家或者雕塑家,不但拿出自己的作品来展览,还要自己付场地费呢?但是展览既然有财务支出,组织展览的协会或者组织应该向国家或者企业等方方面面筹集资金,而不是只知道要艺术家掏腰包,甚至搜刮他们。

  正是出于这两个原则,所以我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但还是那句话,如果中国艺术家高兴,对这个价格没有意见,他们有购买自己愿意购买的任何服务的权利和自由,我没有任何意见。

  问:你怎么看中国艺术家扎堆到卢浮宫拿金奖现象?

  雷米·艾融:使人觉得他们的奖为卢浮宫博物馆所发,这是谎言,应该戳穿。但是如果大家都知道实情,如果中国艺术家自愿出钱,买这个“巧克力”做的金奖,尽管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如果卢浮宫这三个字能让他们实现自己的卢浮宫梦想,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没有必要打破他们的梦想。

  问:法国欧亚发展协会会长范业韬于8月27日发表了题为《中法三政要写给卢浮宫卡鲁塞尔艺术展的贺信——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的文章,其中包括一些中法政要。据国内媒体报道,法国欧亚发展协会一直是SNBA最紧密的合作伙伴,法国欧亚发展协会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雷米·艾融:很显然,他们想向中国大众证明他们的展览是有官方背景或者官方支持的。在中国让政府要员写封信支持一个文化活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法国的情况很不一样。

  首先,法国的政府和机构,对支持文化事业和国际文化合作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只要你的活动组织得比较认真,基本上都能获得“官方”的支持信件。所以他们的信除了证明法国官方和相关使领馆支持文化事业,支持中法文化交流,并不能证明其他什么。我在香榭丽舍大街与另一个独立协会合作举办的法中文化艺术展不但获得法国外交部长签名的支持信,还得到了法国总统的支持,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这只能证明法国政府和公共机构支持文化活动,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能证明。

  其次,我还想说明一下,在法国,“National”(国家、国立、全国)这个词,任何机构都可以随便使用,使用这个词并不需要政府批准,并不代表你的机构是全国性的。

  至于法国欧亚发展协会,我并不了解。我只想说明一下协会这种机构在法国的存在方式:法国居民有结社的自由,任何个人都可以结社,只需要至少三个人签字并在政府备案,就可以根据1901年法律成立政府和社会承认的正式协会。很多协会成立了,但并没有什么活动,也有很多非常活跃,协会组织是法国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问:听说你仍然想在卡鲁塞尔厅将中法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发展下去,但是现在卡鲁塞尔厅在国内的形象已经成了一个虚假国际金奖的代名词,如何才能给卡鲁塞尔厅正名?

  雷米·艾融:卢浮宫卡鲁赛尔厅担上这么一个恶名,这确实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因为事实上卢浮宫卡鲁赛尔厅确实是举办中法之间文化艺术展的一个非常好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很多法国的和其他久负盛名的国际展览活动在这里举行,自有他们的道理;其次,它与卢浮宫毗邻,甚至有共用一个入口的地理优势,对于举办艺术展也是很沾光的;再次,其中的展厅,大大小小不等,可以灵活使用,非常适合举办中法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最后,它位于王宫(Palais Royal)对面,与香榭丽舍大街和协和广场之间隔着美丽的杜勒伊公园,其中有莫奈博物馆和摄影艺术博物馆,不但周围环境优美,而且处于巴黎的正中心,各条地铁线在此交汇,适合来自四面八方的参观者到来。

  我们组织中法文化艺术交流,非常需要这样一个位置和质量都很优越的场地,在巴黎找不出来几个这样的地方。所以我希望这种舆论混乱的情况尽快结束,这就需要媒体、艺术家、公众甚至卢浮宫卡鲁赛尔厅管理机构Viparis(微巴黎)的支持,当然还有公共和私人赞助者的支持,逐渐使卡鲁赛尔厅充分发挥其在中法文化艺术交流中的潜力。

  (说明:雷米·艾融中文答复系根据其电话录音,由刘忠军翻译整理。)

 

责任编辑:fl

(原标题:中国文化报 )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