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新闻 天中

残疾少年用嘴"书写"励志人生

2022-06-20 08:45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付琳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妈妈就是我的天,同学就是我的拐杖"

残疾少年用嘴"书写"励志人生

记者 郭建光

一支由两段笔杆拼凑的长长的圆珠笔,被少年用嘴巴咬着滑过一页页试卷,金属笔杆上的明漆生生被牙齿磨光了。

800字的作文,他要比同龄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一笔一画圆满作答。

80多斤的瘦弱身板,笔直的脊梁,坚定的眼神,求知若渴的目光,信念宛如一团火焰,在小小胸膛燃烧。

2022年6月18日,联考成绩刚出炉,肢体一级残疾的新蔡县第一高级中学一(26)班16岁的汪强听到自己考出全校理科181名的成绩时,他嘴里咬着的笔险些掉落。坐在身旁的同学李豪轻轻碰了碰他纤细无力的胳膊,汪强才缓过神,继续埋头书山题海。而幸福的泪珠悄悄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咬着笔杆,写下这样一行深深浅浅的文字:生来不幸,并不意味着前途无望;向死而生,挑战命运赢得精彩人生!

不久前,他被驻马店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等单位评为第十五届“天中好少年”。

 小小少年 命运多舛

幸福的家庭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2006年10月5日,出生于新蔡县余店镇张桥村汪寨的汪强,是母亲王小敏和父亲汪留洋心头的宝。王小敏回忆,从出生到两岁,这个胖小子与村里其他孩子并无二致。她说:“盼着孩子快快长大,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弥补我们这一代因姊妹多读书少的缺憾!”

可是,在汪强两岁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半夜孩子娃娃大哭,找乡村医生诊疗却找不出病因,不得已辗转到县、市、省各大医院求医,结果都不如意,都建议我们带着孩子到更大的医院诊断。”王小敏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第二年女儿出生,她一边带着汪强四处求医,一边看着嗷嗷待哺的女儿一筹莫展。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如一座大山,将这对夫妻压得喘不过气来。

“思来想去,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再苦再难都要坚持下去!”为此,夫妻俩分工明确:丈夫汪留洋四处打工赚钱,妻子王小敏在家带孩子。她说:“汪强就是我的天,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就不能让天塌下来!”

随着病情的加重,汪强的两只小手开始蜷缩,甚至掰都掰不开。为防止手指蜷缩退化,到了夜晚,等到汪强入睡,王小敏便找来两个大小合适的硬纸板塞到他稚嫩的手中,然后用布条缠住手掌。

看着睡熟中的孩子,不知道多少回,王小敏泪如雨下。

 求学路上 母爱相伴

6岁时,王小敏郑重地对儿子汪强说:“儿子,今天你就是一名小学生了,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能学多少就学多少,不要勉强,有什么困难一定跟妈妈说,不要藏在心里!”

在张桥小学读到五年级,这期间,因为家距离学校较远,这对母子风雨兼程。“暴雨天,夜晚我只能带着汪强到距离学校较近的娘家住,第二天早早爬起背着孩子往学校跑。”早上天黑路滑,可是母子俩有说有笑,彼此温暖。这也在汪强的内心扎下求知的种子,再苦再难,咬紧牙关也要求学!

后来,汪强转学到离家较近的王港小学。

王港小学在汪强心底留下难忘的记忆:杨畔老师如春风化雨,时时刻刻滋润着他柔软敏感的心。

“我从未缺过一节课,也从未迟到过一次。”在汪强眼里,母亲的背是他最大的依靠,母亲这一背就是十多年。

刚入学时,汪强勉强能够握得住笔,因为握铅笔写字困难,就改用圆珠笔书写。从那时起,圆珠笔成为汪强最好的“伙伴”。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胳膊上的肌肉逐渐萎缩,双手无法握笔,他就悄悄尝试着将笔放在嘴里咬着,用腮帮子顶着笔杆做作业。令老师、母亲震惊的是,凭着坚强的毅力,汪强学会了用嘴巴咬着圆珠笔做作业。

从小学到初中,风雨无阻,母子俩在上下学的路上成为一道最美的励志风景!张汉强、董建权,一位位恩师在汪强的求学道路上起到无法衡量的作用。老师一个鼓励的眼神、一句温暖如春的话语,都让汪强认识到,人生因求知而精彩,生命因学习而富有意义。

“从儿子升入蛟停湖第一初级中学开始,我更加忙碌了。离家远了,儿子的课程也加重了,不得已我选择租房陪读,一日三餐按点送。孩子手脚无力,为节约时间,只能喂饭。看着孩子艰难吞咽、身板单薄,我虽然心疼但无法代替他。渐渐地汪强的双手双脚肌肉开始萎缩,走路困难,是他身边的师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王小敏说。汪强经过努力,中招考试以文化课462分的成绩被新蔡县第一高级中学录取。

 用嘴咬笔 书写人生

“高一开学前期,因为疫情需要上网课,我作为他的物理代课老师,通过屏幕发现这个名叫汪强的男孩看起来与其他孩子并无二样,发言积极,思维清晰,脑子活络,应该是一个学理科的好苗子。”贾金柱老师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学生开学入班上第一节课时,他在上面讲课,全班响起哗啦啦的翻书声,唯独汪强两只手在课桌下勉强夹着课本,嘴里叼着笔,用笔尖艰难翻开书。“我非常震惊。”贾老师回忆,汪强听课时全神贯注,尤其是做作业的时候,埋头用嘴咬着圆珠笔在作业本上飞快地写着,批改作业的时候发现他的答案竟然全对。

面对着儿子求知若渴的眼神,一方面是老家还有年幼的孩子需要陪伴,一方面是大儿子面临高中三年的关键时期,王小敏辗转反侧,经过与丈夫再三商量,决定还是自己陪读。

在新蔡一高家属院,王小敏以每月200元的价格租了一小套房子,每天清晨5时悄悄起床,摸索着来到厨房做早餐,稀饭、馒头、一个煮鸡蛋。6时不到,汪强起床洗漱后吃早餐,然后在母亲的搀扶下进入教室早读。别的孩子6时30分晨跑,教室里只有汪强一个人在读书写字。

中午12时刚过,同学们纷纷离开教室吃午饭,王小敏带着简单的饭菜快速走进教室,为节约时间她就喂儿子吃饭。下午6时不到,她早早端着饭菜在教室外等候。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跑步前去食堂吃饭,王小敏走进教室喂儿子吃晚餐。

夜晚10时下晚自习,王小敏蹑手蹑脚来到教室陪读,常常熬走除去汪强的最后一名学生。她要陪着儿子争分夺秒,用知识改变命运。

母子俩生活费能省就省,可是学习上的花销绝不能省。汪强从小到大专职理发师就是母亲。“剃头推子是我从弟弟那儿拿的旧的,汪强从不到外面理发,说耽误时间。我心里明白,其实孩子是怕花钱。”王小敏还不到40岁,可看起来要比同龄人苍老许多。“儿子穿的鞋子花了30多元钱,裤子是我穿旧的,半截袖是我在超市卖服装时候的工装,一件也就20多元。”

王小敏的丈夫汪留洋在江苏某大理石工厂做小工,又苦又累,大理石粉末铺天盖地,脸上身上一天下来成了黑人。近年因为疫情,工厂效益锐减,他的工资也低不少。

“一日三餐,稀饭馒头、土豆青椒,想吃肉就周末打打牙祭。如果在老家,自家种点菜还行,到了城里啥都要买,青菜都吃不起。”王小敏每天上午下午各挤出两小时送快递、卖奶粉、接手工活,双手皮肤破损,她咬牙坚持。一次送货路上天寒地冻,三轮车轮胎掉落砸坏路边停放的一辆汽车的尾灯,她赔偿车主的损失后大哭一场。

2021年暑假,王小敏再次带着汪强来到上海的大医院检查。医生初步断定汪强很可能患上了极为罕见的肌肉萎缩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目前来说无法根治。面对动辄五六千元的诊疗费用,懂事的汪强对母亲说,能省一分就省一分,还是用这些钱让弟弟妹妹读书吧。

师生情浓 向阳而生

有付出就有回报。到了文理分科的时候,汪强以优异的成绩被分到贾金柱任班主任的班级。细心的贾老师悄悄向同学们说明了汪强面临的困难,希望同学们力所能及地从生活、学习上帮他一把。同班的李豪和王帅主动要求坐到汪强身边,下课时搀扶着他上厕所,自习时几个人埋头研究解题思路,或者一起找老师请教。

“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汪强坚持一个人上厕所,快上课了还不见他的身影。我赶快跑到厕所,看到汪强瘫坐在便池上无法动弹。我扶起他,给他系好腰带走进教室。那一刻我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让他一个人去厕所了!”李豪说。

“我们不会的题就向汪强请教,他有求必应。我们共同进步,特别开心!”王帅说,“不是汪强离不开我们,而是我们都离不开汪强。他学习好,排除万难的精神让我们备受鼓舞!”

“别的孩子用手答卷,汪强只能用嘴咬着笔作答,费时费力,在同样的时间内,语文、理综根本做不完。”作为母亲,王小敏的担忧不无道理。

“希望他将来有个更好的前程。”作为汪强的班主任,被70个可爱的孩子称作“小胖老师”的95后教师贾金柱对汪强特别照顾。

“妈妈就是我的天,同学就是我的拐杖。我心怀感恩,想着凭借灵活的大脑大学毕业后做研究工作,能够自食其力,为社会作贡献。”汪强的眼里充满坚定。

汪强是不幸的,他如折断双翼的白鸽无法翱翔在湛蓝的天空;汪强又是幸运的,他沐浴着阳光,小小的身板大大的能量,宛如一束光,照耀着他人,照亮了自己的人生。

责任编辑:付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网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网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驻马店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单位:上海市汇业(武汉)律师事务所

首席法律顾问:冯程斌律师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