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天中文化 名人库

绘画王国的跋涉者

——记驻马店市美协主席、当代油画家薛水生

2019-10-11 08:41 来源:驻马店网 责任编辑:刘银霞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摘要:水生不辜负群众的期待,这些年来把群众文化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约定,那一刻达成和解,小时候的水生不顾一切地奔向那个温暖的家,而此刻,画家水生带领下的美协正成为很多人心中那个温暖的家。

□全媒体记者 郭建光文/图

著名画家马国强这样评价薛水生:从平凡中启程,在平静中沸腾。作为驻马店市政协委员,薛水生积极为本市的文化建设、城市建设建言献策;作为文化馆馆长,他多次成功组织策划各种公益性群众文化活动;作为美术家协会主席,他埋头于美术创作,并取得令人瞩目的艺术成就,为驻马店文艺界争得了荣誉。

记者采访间隙,他打开西侧的一扇玻璃门,阳光霎时如潮水一样进入这小小的空间。墙壁上挂着的3幅画色调低沉,与扑面而来的秋日阳光的明净形成强烈反差。阳光勾勒出眼前这位画家的轮廓,他时而侃侃而谈,时而凝神沉思,仿佛沉醉于绘画王国之中。

打开他递来的《当代中国油画河南卷》画册,薛水生几个字映入眼帘。这就是那个声名赫赫的画家,这就是那个视绘画如生命的人,这就是那个不顾一切在艺术的王国驰骋,孜孜以求,曾倾其所有四处拜师学艺的人。

说缪斯垂青也不为过,年纪轻轻他就成为中国美协会员,首次投稿就轻松过关斩将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不过,他提起自己儿时的伙伴依旧是满怀感激之情。

“那时候我住在老市委家属院,院子里很多孩子拿着木枪玩游戏打仗的时候,有个小伙伴既会拉小提琴也会画画。认识这个伙伴后,我突然迷上画画了,没事就往他家跑,静立一旁看他画画。后来,他让我削铅笔自己画,告诉我削铅笔的正确方法。我才知道原来仅仅削铅笔就有这么多讲究,更别提画画了。”由崇拜小伙伴的才艺到接触到绘画艺术,这个过程如此自然。水生的这个兴趣爱好很快被父亲发觉,随后他在父亲的带领下四处拜访画家马国强等名师,在老师的指点下他进步很快。

怀念父亲   那一刻犹如神来之笔

时光倒流20年,年仅64岁的水生父亲因病去世。在父亲最后的几个月里,水生学会了做饭做菜,学会了照顾病人。父亲走得如此突然,令水生措手不及。他的脑海里始终挥不去父亲对自己深沉的爱。往事如烟,每当夜深人静,一桩桩父子之间的小事就会浮现在脑海,他常常夜不能寐。

那一刻,水生感觉自己的魂丢了。

在失去父亲的日子里,水生郁郁寡欢,整理着父亲的遗物,一只泛着亮色的镜框,一把钥匙,一张印着父亲名字的退休文件,以及一本写着父亲名字的笔记本。一双羊毛手套,一个手电筒,这些东西都沾染着父亲的气息,冥冥中似乎父亲还未走远。他一遍遍摩挲着父亲的遗物,感受着父亲炽热的爱,常常痛彻心扉,感叹人生无常岁月无情。

2000年,父亲去世一年后他与搞绘画的朋友租车到西藏采风。距离青藏高原越近,他的高原反应越强,感受着昆仑山、唐古拉山、珠穆朗玛峰的神奇。偌大的高原莽莽苍苍,非常安静,非常契合水生的性格。他一边采风,一边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山圣水带给自己的心灵震撼,恍惚间感觉父亲从未走远,就在此时此地等待他的深情一抱。那一晚,他睡得很沉很香,心与心的对话进行了许久。

他终于明白世事无常,只有抛下包袱才能轻装上阵。人生如此,艺术亦是如此。

经过长途采风,汲取丰沛的营养,回到驻马店的水生下笔如有神助,原来在西安美院跟着名师学习的技巧技法此刻被内心澎湃的激情所挟裹,轻松地找到完美表达的方式。

那一瞬间,水生在艺术道路上跋涉的灵魂涅槃了。

倾情静物,于无声处听惊雷

反复临摹创作,在各种绘画语言中寻找到油画这扇门后,水生的人生随着油画起伏,他的油画作品独树一帜。

升任驻马店市群众艺术馆馆长(文化馆)后,他的工作量大增。水生不辜负群众的期待,这些年来把群众文化活动搞得有声有色。

只能等到夜深人静时,在工作室内水生才能屏神静气对着画布创作。朋友说,水生是个不喜欢用语言只喜欢用画笔表达的男人。水生用父亲的手套、帽子、茶缸、眼镜、药瓶、龟甲、钥匙等具象的东西传达对父亲的不舍之情,温婉而生动,于无声处听惊雷。你似乎能够听到水生内心的挣扎与悲恸。

水生的《青春之歌》是他作品中少有的节奏明快的一幅油画。管中窥豹,他内心闪过的一丝灵感,也是上苍赋予人生的另一种可能。他的荣获河南省美展金奖后参加全国第八届美展的作品《秋凉》,画中有一段风雨剥蚀的长城,一定是他的悲悯之心的具体呈现。他的河南省美展一等奖随后入选全国九届美展的作品《春雪》,画的是饱经风霜的农民挺起腰杆,被温暖的太阳刺得微眯着眼睛,不屈、坚强、独立而充满希望。

书读万卷,他汲取着艺术的丰富营养

著名画家段正渠撰文说:水生身上有些传奇色彩。他明明叫“水生”,却是个旱鸭子,见水怕得要命;少年习武,长得健壮彪悍,又天生好酒,为人极为仗义豪爽,却沉默寡言,文静内秀……

很早以前看过水生的不少风景画,画中透出的一丝忧郁让我记忆犹新。前一阵,水生又寄来一批静物作品,画的是茶缸、老花镜、钥匙、盘盏之类普通的居家物什。从这些静物所描绘的内容来看大致可分为几类:一是父亲的遗物,如《父亲》《清茶》《指路明灯》等;二是古代的陶器,如《对话》《风骨》等;还有身边物品以及对童年的追忆,如《冷月》《尘封》等。这些作品尺寸不大,题材不“当代”,笔触不“帅气”,颜色不“华丽”,只是用朴素直白的绘画语言讲述他对生活、对艺术的个人心态和情感诉求。这些作品选题和以前的大相径庭,唯一没变的是画中弥漫着一种伤感。这种渗透在画面中的似乎永远也挥之不去的伤感,使人不难理解他在怀念去世的父亲的那组画里所流露出的强烈情感。

水生酷爱读书,喜欢思考。他画了一幅画《涸鲋》,很多人不解其意。水生说他看到成语涸辙之鲋,联想到如今连人类赖以生存的清水也商品化了,所以他画了一只风干兔子,一瓶纯净水、贝壳、调羹勺,这图画传递的是警示之意,提醒大家关注人类生存环境的变化。

艺无止境,水生准备画一组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的油画,他觉得艺术家要有时代担当,把孩子们的梦想与现状传达出来,既是一个画家的责任也是一个追梦人的不懈追求。

我对画家薛水生的了解不够多,短短的相遇,碰撞出心灵的火花。

在水生的带领下,驻马店市美协如今拥有14位中国美协会员。工作之余,他义务辅导美术爱好者,有300多人升入各级美术院校,其中很多人成为大学教授,一些人成为省内外的美术骨干。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薛水生至今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犯错时不敢回家,父亲一边寻找一边吹着谐音水生的口哨找他的往事。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约定,那一刻达成和解,小时候的水生不顾一切地奔向那个温暖的家,而此刻,画家水生带领下的美协正成为很多人心中那个温暖的家。

责任编辑:刘银霞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点赞

  • 高兴

  • 羡慕

  • 愤怒

  • 震惊

  • 难过

  • 流泪

  • 无奈

  • 枪稿

  • 标题党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